本命:御不凡、天海光流、公子開明、默蒼離、黑白郎君(指定魔戮血戰胸肌版(X

配偶:御不凡

CP(霹靂):漠御、羅黃、皇悅、泉風、失赤、香情、赤鷺、失雀、楓湘、楓櫻、一懸、風浪、劍玉、任淨、魔赤....

CP(金光):笑光、何俏何、赤俏、俏燕、默杏、撼夙、策飄策、恨心、始玉、禪濤禪(一步禪空x金剛尊)、禪錦、觴淵、玄欣、尸弦...

霹靂停追(天罪到聖魔戰印),金光緩追中(決戰時刻到墨世佛劫)

lofter基本上堆放舊文~~文章首發網站為36雨~

漠刀絕塵X御不凡——中秋節賀文

中秋節就是要看甜甜的中秋節賀文,不然要幹嘛?(因為本文是舊文重發,所以看過的人就可以離開了,謝謝(本人是懶人一個)
---------------------------------------以下進入正文

這幾天漠刀絕塵似乎有些反常,平常都不進廚房的他,近日一直往廚房跑。「絕~塵~!你最近到底在搞什麼啊?為什麼我不能進廚房?」御不凡有些悶悶不樂地說。「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漠刀絕塵神秘地說。「厚!沒想到連你這傢伙都開始裝神秘,這明明應該是我的專利才對啊!」御不凡不滿地說。「啪滋!碰!鏘鐺!」突然廚房傳來一陣聲響。「笨、蛋!你是在搞什麼東西?你給我說說你今天到底摔了幾個碗盤?」御不凡對廚房裡的人大吼,他的音量大到連住在隔壁一條街的人都上門關切。

「怎麼了?花生什麼樹?什麼樹能讓號稱天底下最有耐心的你大吼大叫、理智斷線?瞧,你都把我家兒子嚇哭了!」九州一劍知抱著他的兒子刀無心前來拜訪—雖說是拜訪,不過他其實是想看能不能來這蹭一頓飯。未滿三歲的刀無心在九州一劍知懷中嚎啕大哭,一邊揮舞手腳,其中一腳還踢中九州一劍知的鼻子。「還能是什麼事?不就是那個不會煮飯,還肖想進廚房的傢伙惹的那樁破事?話說...你的鼻子...」御不凡怒氣沖沖地說,但卻不忘拿張紙巾給他,雖然他正要接過時就先被無心搶了過去,並撕個粉碎。

「啊!罪魁禍首出來啦!」九州一劍知以一種想看熱鬧的語氣,指著漠刀絕塵說,而他的鼻子似乎也感覺到他的興奮,鼻血源源不絕的湧出。「嗯,這位是...?」漠刀絕塵走出廚房,手上還多了個裝滿陶瓷碎片的垃圾袋。「嘿嘿!你說我啊!我就是那個人稱南九州、北八荒的九州一劍知!」九州一劍知驕傲地回答。

「不...先生您誤會了,我是問這位可愛的小女孩。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漠刀絕塵問,同時眼中散發著強烈異常的光芒,讓人無法直視。但九州一劍知和御不凡聽完漠刀絕塵的話後,兩人的頭上卻都爬滿了黑線。「絕塵,你是瞎子還是近視太深,你看不出人家的小孩是男的嗎?!還有依照那孩子的年紀來看,怎麼看都知道他還不會說話吧?」御不凡說,一邊拿出折扇敲漠刀絕塵的腦袋。

「我叫刀無心!」似乎是為了推翻御不凡的一番言論,孩童開口說道。頓時,御不凡和九州一劍知兩人都跌破了眼鏡。「前輩,你家孩子怎麼這麼厲害,才兩歲多就會報上名字。」御不凡問。「我也不知道啊,這孩子我教他叫爹地,他都還不叫呢!來,無心,叫爹地!」九州一劍知無辜地對御不凡說,並想讓刀無心叫他爹地試試,但刀無心似乎對眼前這個蓄滿了鬍子的老頭沒興趣,連瞧都不瞧一眼。「給哥哥抱抱好不好?」漠刀絕塵伸出手問刀無心。

「拜託!他連自家老頭都不理了,你以為他會甩你啊?」御不凡嘲笑地說。但結果卻又讓御不凡大吃一驚。刀無心十分爽快地答應,並縱身一躍 — 跳入漠刀絕塵的懷中,還對站在一旁的御不凡扮鬼臉,吐舌頭,讓御不凡十分吃味。御不凡心想:「可惡!絕塵都沒這樣抱過我,竟然被這個欠扁的小鬼給嘗鮮了!」,然後他有些不爽的對漠刀絕塵說:「所以你這幾天是在廚房裡忙什麼?再不老實說我就要直接闖進去囉!」,並作勢要往廚房走去。

「不行!」漠刀絕塵一手攔住御不凡,並以命令式的口吻說道。「哼!不去就不去嘛!幹嘛這麼凶!我要回房了!」御不凡被漠刀絕塵一凶,頓感不爽,徑直往房間走去,並「碰!」一聲用力把門甩上。九州一劍知眼看氣氛不對勁,又想著反正這下飯也蹭不成了,馬上從漠刀絕塵懷中抱走看起來依依不捨的刀無心,只丟下一句「你老婆生氣了,自己想著該怎麼處理吧!」便走人了。

「叩...叩...」漠刀絕塵敲著御不凡的房門,「剛才是我錯了,我一時沒克制住,不該對你這麼凶的...」漠刀絕塵說。「你以為我是剛才的小屁孩嗎?你不要以為你說一兩句甜言蜜語我就會乖乖出來!」御不凡隔著房門喊。「你是在嫉妒那個孩子嗎?」漠刀絕塵問,雖然他不認為御不凡會跟一個兩歲小孩計較。「我...像我這麼大度的人,才不會跟小孩計較咧!我才沒有嫉妒那個小孩被你抱什麼的...」御不凡又說了這種連木頭都知道他在說謊的謊言,但漠刀絕塵也不戳破。因為,口是心非不也是御不凡可愛的特徵之一嗎?

「嗯,我有個東西要給你,你不出來拿嗎?如果不出來,那我放門口...」漠刀絕塵說。「哼!如果只是拿個東西,那我就勉強開個門也不是不行!」御不凡仍在賭氣中,但還是把門打開。御不凡才把門一開,漠刀絕塵就馬上把他抱起,往陽台的方向前進。

「笨蛋絕塵...你在做什麼?快放我下來!如果有人看見我被你公主抱的樣子,你叫我以後怎麼出去見人啊!」御不凡邊拍打漠刀絕塵的胸膛,邊紅著臉叫嚷著。「我把門關上了,有誰看得見?」漠刀絕塵說。「但窗戶...」「我早就將窗簾拉上了!而且你不出門更好,這樣就不會有其他男人覬覦你的美色了!」御不凡感覺漠刀絕塵這句話透露出十分強烈的佔有慾,臉上的朱紅又更加的明顯了,他趕緊轉移話題道:「胡說什麼?這樣我怎麼上市場買菜?像你這種連殺價都不會的人,我怎麼放心讓你出去買?而且你每次買菜都丟下一堆銀子,跟菜販說什麼不用找了,你當你家是印鈔廠嗎?」「嗯。」漠刀絕塵默默聽著御不凡的教訓。

「坐吧。」漠刀絕塵把御不凡抱倒露天陽台後,指著一把椅子讓御不凡坐下。「所以,你到底要給我看...唔..」御不凡話都還沒說完,就被漠刀絕塵拿一塊月餅給堵住了。「味道如何?」漠刀絕塵試探地問。「好~好~粗~坐素哪裡買斗?(這是哪裡買的)」御不凡露出一臉幸福的表情,口齒不清的問道。「這是我親手製作的,你喜歡就好!這裡還有很多,慢慢吃,別噎著了。」漠刀絕塵說。

「什、麼?你做的!趕快給我拿個垃圾桶,我要吐掉!還有馬上找位大夫,我可不想再死一次!」御不凡假裝慌亂地說。「不用擔心,我試吃過,沒問題!」漠刀絕塵很有自信地說。「呵呵!先生你打哪來的自信?!你難道不知道自己的味覺異於常人嗎?你是不是想說把我毒死了,你好領取高額的保險金啊!」御不凡冷笑著說。「我也有試吃,所以要死也是一起死,誰也領不到!是說,我們這時代有保險這種東西嗎?」漠刀絕塵說,並著實的給御不凡潑了一桶冷水。

「好吧!那我就放心了!嗯~哦伊細!(日文好吃之意)我實在是太幸福了!」御不凡看起來十分滿足地啃著手中的月餅。而漠刀絕塵則是在一旁用深情款款的眼神注視著御不凡。「絕塵你也快來吃啊,不然我就全部都吃掉哦!」御不凡對猛盯著自己瞧的漠刀絕塵說,然後又啃了一口月餅。然而,說時遲、那時快,漠刀絕塵在御不凡啃了那口月餅之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吻向了御不凡的唇。「嗯。好甜,是綠豆沙口味的...」漠刀絕塵離開御不凡的嘴唇後以十分淡定的口氣說道。

「你...你要吃不會自己拿嗎?這裡明明還有一些,幹嘛連人家已經放進口中的都不放過?!」御不凡捧著自己那張紅的像熟透了的蘋果一樣的臉,有些結巴地說。「剩下的都給你,我不喜歡吃甜食。」漠刀絕塵說。

吃完後,御不凡站起來走向前,扶著欄杆,抬起頭看著月亮感嘆道:「今天的月亮,真美...可惜這裡沒有美酒,無法讓我好好欣賞這般美景!」漠刀絕塵也走過來,摟著御不凡,看著月華灑在御不凡的臉上,把他紅通通的臉頰照的更加明顯,「但有美人相隨,足矣。從來我就認為,這世上只有你 — 是最美的!」說完,漠刀絕塵又親了御不凡的臉頰一下,御不凡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慌亂的說:「我..我本來就是最美的!哪..哪需要你來跟我說?!」

接著他把頭靠上漠刀絕塵的肩膀,又問:「那你做的失敗品都放哪了?」「哦,我把那些分送給鄰居了。」漠刀絕塵依舊十分淡定地回答。「難怪...我就想說為什麼最近早上出門時,都看見賣胃藥的攤子前面大排長龍...。但這樣難保他們不會回來討醫藥費...」御不凡恍然大悟,但也有些擔心。「放心吧,還有我呢...」漠刀絕塵拍拍胸脯說。「你呀...真是...這本來就是你惹的禍啊!」御不凡搖搖頭。

----------////我是分割線/////-----------------

這篇文章除了感謝本文瀏覽人數突破一千以外,也是提前好多天的中秋賀文哦~(本文首發網站為36雨)

小漠刀絕塵:你其實是想說乘機挽回一些人氣吧?聽說你最近人氣下滑了...

李某:你為什麼會知道?還有我不是已經給你封口費了嗎?而且現在又不是暑假,人氣有些下滑也很正常好嗎?

小漠刀絕塵:封口費?是封口糖吧?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嗎(現在剛滿四歲)?

李某:不要就算了!而且你把秘密都說出去了,封口糖還來!

小漠刀絕塵:我的已經被御不凡拿走了,找我要也沒用...而且我也不會被糖果給收買,只有笨蛋才會...

小御不凡:你...你是在說我嗎?絕塵你好過分...嗚哇啊~(含著糖果哭)

李某:呵呵呵,你把他弄哭了~你把他弄哭了~啊!(幸災樂禍,結果被漠刀打扁)

小漠刀絕塵:不哭不哭,親一個。(親了御不凡臉頰一下)

小御不凡:嗯,我們去看馬戲團!可是這個姊姊怎麼辦?

小漠刀絕塵:不用管她,等一下葬儀社的就要來收她了!

李某:漠刀絕塵,你好狠的心...

後記...

其實原本打這篇文章時只想說就寫個5、600字,結果沒想到越打越多....
最後預祝大家中秋節快樂!還有小心別吃到漠刀絕塵做的月餅哦!(再次被歐)

忘了這是去年的文,因為lofter還沒發過所以就丟上來了(逃跑

评论
热度(7)

© Tina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