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御不凡、天海光流、公子開明、默蒼離、黑白郎君(指定魔戮血戰胸肌版(X

配偶:御不凡

CP(霹靂):漠御、羅黃、皇悅、泉風、失赤、香情、赤鷺、失雀、楓湘、楓櫻、一懸、風浪、劍玉、任淨、魔赤....

CP(金光):笑光、何俏何、赤俏、俏燕、默杏、撼夙、策飄策、恨心、始玉、禪濤禪(一步禪空x金剛尊)、禪錦、觴淵、玄欣、尸弦...

霹靂停追(天罪到聖魔戰印),金光緩追中(決戰時刻到墨世佛劫)

lofter基本上堆放舊文~~文章首發網站為36雨~

自創人物《Selina》
第1張原圖,第2張掃描後,第3張彩圖~
掃描app見圖4,圖片(照片)上色app見圖5~

漠刀絕塵X御不凡

十二、對決(下)

暗夜樹林之內,天老爺悠哉遊哉的牽著刀無形的屍體慢慢走著,還一邊哼著「走,走,走走走,我們大手拉小手...」。

突然,「咻!砰!」一陣聲響伴隨著五顏六色的火光衝上雲霄,嚇得他把牽得緊緊的屍體放掉,讓他不由得大聲抱怨:「嚇死我了,害我差點就尿褲子了!是誰大半夜在這裡放屁?」這時,俠腸無醫從另一邊的樹林裡慢慢走出,並道:「你個沒見識的臭老頭,這才不是屁咧,這叫煙火,你到底有沒有常識啊?!還有,這傢伙我接收了!」

「喔...好好...你儘管拿走吧!這麻煩我還恨不得馬上轉手呢!傻瓜...」小聲偷罵別人傻瓜的天老爺似乎是被這煙火給嚇傻了,竟然忘了自己是要去掩埋屍體的,他就這樣乖乖的...

冷漠不代表無情(少獨行X丘伯)

「老少、老少!起床了,太陽曬屁股囉!都已經是老大不小的人,怎麼還這麼貪睡?」丘伯"唰"的一聲,將窗簾全部拉開。

一股溫暖的陽光從窗外照射進來,使原本昏暗的房間,頓時明亮了起來。

「死老頭,你想讓我變瞎子是嗎?要拉開前不會先告訴我一聲?你要我跟你說幾次?」躺在床上的少獨行大吼,接著趕緊轉身把頭塞進枕頭裡,以免眼睛受到太大的刺激。

「唉唷,老少你不要對老人家這麼凶啦!誰叫吾每次乖乖叫你起床,你都賴床不起來,老人家我只好出此下策了。」丘伯可憐兮兮地說著。

「哼!那老頭你又有何事?要做老人操自己去,吾對那種事沒興趣!」好不容易才適應了光線的...

很早之前畫的東東...

漠刀絕塵X御不凡

十一、對決(上)

「大哥哥,雅少絕對不可能是凶手,因為他已經很久沒有離開臨山古照了!」漠刀絕塵在前往狂沙坪的途中,回憶起方才離開龍王厝前霜兒對他說的一番話。

「倘若天刀笑劍鈍真非滅族元凶,那...真正的凶手...到底是何人?」漠刀絕塵內心充滿了疑問。而在不知不覺間,他已然來到了狂沙坪。

狂沙坪,狂沙不止,象徵漠刀絕塵內心如滔天巨浪般翻騰洶湧的殺意,等待對手越強,越是激發出內心的衝動。他明白,這是一場刀之極致--一場將生死置之度外的較量。

而在此時,嘯日猋提刀而來,「抱歉,讓你久等了。」嘯日猋‧鋒說。「你...去整形了嗎?不過你好像整形失敗了,你的下巴...好像...噗...屁股...咳...

雪 (策馬天下X師九如)

二、
等了將近一個時辰,策馬天下才聽見師九如不疾不徐的腳步聲逐漸接近。

「哎呀!回來的真快呢!師九如你還真懂得待客之道呀!」不待師九如將托盤上的茶具放置完畢,策馬天下就酸溜溜的諷道。

「抱歉,方才吾因有私事要辦,一時忘我而未拿捏好時間,讓先生久候多時。吾即刻為先生奉茶。」師九如不好意思的笑笑,接著將熱水沖入裝滿茶葉的壺內,客廳內頓時充斥著一股濃厚的茶香。

「師九如,我說過的吧?你不需要對我使用敬語。其實我也不能怪你,畢竟是你帶我來這的,若不是你,我早已凍死。」策馬天下的表情忽然嚴肅了起來。

「哈,不說這些了。小馬,喝口茶吧!等會我就帶你去房間歇息。」師九如說,他把一杯熱茶端給策馬天下,隨後他自己也拿了一...

漠刀絕塵X御不凡

十、天刀笑劍鈍

龍王厝後院,月色迷濛、清霧繚繞,迴盪的心緒是無法擺脫的牽掛。此時漠刀絕塵和霜兒來到。
「雅少!」霜兒在庭院外大喊。「喔,原來是霜兒。我還想著是哪個狂熱粉絲竟然追我追到這裡來了?沒辦法,誰叫我是這麼的迷人,這麼有女人緣呢?!」笑劍鈍笑著從屋內走出來說。「雅少、雅少...嗚嗚,我終於找到你了...」霜兒撲進笑劍鈍的懷中哭著說。「呃噗!霜兒,下次妳如果要撲進來記得先跟我說一聲,好讓我有個心理準備!妳看,我的肚子都快被你撞凹了!對了,你怎麼會來到此地?」笑劍鈍揉著自己的肚子苦笑著說。

「雅少,嗚嗚…」霜兒哭著,一方面是因為白楊和琴師的死,一方面是因為把雅少的肚子弄疼了。「好了...別哭了.....

雪(策馬天下X師九如)短篇

一、
「哈、哈啾!靠北!冷死了!這裡的天氣根本和我在國內聽說的完全相反!嗜殺者這混球還跟我說這裡一年四季都是豔陽高照,就算整個人一絲不掛脫光光,也會被曬到虛脫!臭小子敢騙我,回去看我怎麼修理他?!」策馬天下抱怨道,他一手捏著鼻子,以防鼻水滴到衣服,而另一手則在背包內翻找手帕。

「先生,請問需要幫忙嗎?」這時,一聲溫柔婉轉的音調傳進了他的耳裡。

「蝦密?在這窮鄉僻壤也能遇到艷遇,我未免太幸運了吧?!」策馬天下暗忖。

策馬天下趕緊抓抓頭髮,稍微整理一下儀容,喜不自勝的迴身。

「Mother !被耍了!」卻見一位歲數看起來和自己差不多的青年手上拿著一條手帕遞向他,笑容滿面的看著自己,使他頓時有...

漠刀絕塵X御不凡

九、啓程

「絕塵,霜兒的身體已經恢復,你們今天就要啓程了吧!」御不凡問。「嗯。」漠刀絕塵回答。此時霜兒從屋內走出。「大哥哥,你們談好了嗎?」霜兒問道。「啊,霜兒醒了啊!我跟絕塵本來要談的,無奈剛才有個賣香腸的搗亂...所以沒談成...」御不凡說。「如果還沒的話,那我先去外面晃一下好了!」霜兒說,轉身要離開。「霜兒真貼心,來,給哥哥抱一個!」御不凡說,並作勢要給霜兒一個大大的擁抱。「不要!」霜兒有些淘氣的說,接著跑向外面。

「這...這...臭霜兒...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很多人想抱我還抱不到咧!我主動投懷送抱...她竟然還不要!果然她已經是絕塵你的人了嗎...?」御不凡喋喋不休的抱怨著...

1 / 3

© Tina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