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御不凡、天海光流、公子開明、默蒼離、黑白郎君(指定魔戮血戰胸肌版(X

配偶:御不凡

CP(霹靂):漠御、羅黃、皇悅、泉風、失赤、香情、赤鷺、失雀、楓湘、楓櫻、一懸、風浪、劍玉、任淨、魔赤....

CP(金光):笑光、何俏何、赤俏、俏燕、默杏、撼夙、策飄策、恨心、始玉、禪濤禪(一步禪空x金剛尊)、禪錦、觴淵、玄欣、尸弦...

霹靂停追(天罪到聖魔戰印),金光緩追中(決戰時刻到墨世佛劫)

lofter基本上堆放舊文~~文章首發網站為36雨~

漠刀絕塵X御不凡

十二、對決(下)

暗夜樹林之內,天老爺悠哉遊哉的牽著刀無形的屍體慢慢走著,還一邊哼著「走,走,走走走,我們大手拉小手...」。

突然,「咻!砰!」一陣聲響伴隨著五顏六色的火光衝上雲霄,嚇得他把牽得緊緊的屍體放掉,讓他不由得大聲抱怨:「嚇死我了,害我差點就尿褲子了!是誰大半夜在這裡放屁?」這時,俠腸無醫從另一邊的樹林裡慢慢走出,並道:「你個沒見識的臭老頭,這才不是屁咧,這叫煙火,你到底有沒有常識啊?!還有,這傢伙我接收了!」

「喔...好好...你儘管拿走吧!這麻煩我還恨不得馬上轉手呢!傻瓜...」小聲偷罵別人傻瓜的天老爺似乎是被這煙火給嚇傻了,竟然忘了自己是要去掩埋屍體的,他就這樣乖乖的把屍體交給了俠腸無醫,並且還像恭送皇帝一樣把俠腸無醫送到樹林外。

真不知到底誰才是傻瓜?

「哈哈哈哈哈!那老頭是癡呆嗎?沒想到要回刀無形的屍體竟然這麼簡單,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 得來全不費工夫!趕緊回天下封刀!」確認原先在後面緊跟著他的癡呆老頭已經不見蹤影後,俠腸無醫狂妄地放聲大笑著說。

而另一方面,天老爺在回去龍王厝的路上越想越不對勁,「明明應該是要把屍體掩埋,不能讓任何人發現,結果...現在被我搞成這樣...唉,現在我該如何向雅少交代呢?還是先回去再說吧...」

「什麼?刀無形的屍身被奪?唉,天數已定,莫能強求,該來的終究是避不過。天老爺,你不必自責,快點起來吧!」笑劍鈍聽完天老爺所遭遇的情形後嘆了口氣說。「可...可是,都是因為我...我實在無顏面對雅少你...」天老爺仍是低著頭跪在地上不肯起來。

「是啊,天老爺你快起來吧。你這樣做,雅少也不好受...況且這一切禍端皆是因天下封刀屢次來犯所起...雅少這次是實在忍無可忍才會...」解語不忍看天老爺在地長跪不起,連忙將天老爺攙起。

「解語,多謝妳。天老爺,你先回房休息吧!此事我自會處理,你不必掛心。」笑劍鈍先對解語點了頭道謝,再轉身對天老爺說。

「唉,好吧。」天老爺說。

「看來我必須前往天下封刀一趟了。解語,妳和紅牌以及天老爺先暫留此地...凡事務必小心,我會盡快趕回。還有...」笑劍鈍又擔憂地嘆了口氣。

「雅少你這是不信任解語嗎?我們都已是大人,你要說的我們都知道!還有要好好照料霜兒,對吧?」紅牌從房裡探出頭說。

「嗯,我們會多加注意的,雅少你也要小心...」解語看起來很不捨的對笑劍鈍說。

「那我走了,你們保重。」笑劍鈍拍了拍解語的肩膀以示她不用擔心,接著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解語,妳不用擔心啦!雅少他可是很強的,他一定會照顧好自己的!我們現在能做的,只有好好照顧自己,不讓雅少擔心...」紅牌自己雖然也很擔憂,但看解語也是一樣,便抱緊解語安慰道。「謝謝妳,紅牌。我們先進房休息吧。」解語點頭,兩人便一前一後走回房內。

月華灑落在遍地綠茵。

而笑劍鈍,已來到位在神武峰的天下封刀。

天下封刀,神武峰,月照神峰、刀㦸森然,天下封刀大隊排開、肅殺滿盈,所等待之人,是他--天刀笑劍鈍!

「笑劍鈍,你恃膽而來,天下封刀豈能錯放?」發話者正是天下封刀副主席--玉刀爵。一聲令下、群刀齊上,「殺!殺呀!」眾刀衛吶喊著衝向笑劍鈍。

「我知道我很瀟灑俊美,堪稱是天下無雙最英俊美男子,但只是要個簽名也不需這麼熱情吧?你們這麼熱情,笑劍鈍實在是無福消受啊!」笑劍鈍雖然很氣對方什麼都不聽就開殺,但還是講了個他自認風趣的笑話。

「聽你在放屁!我們的左護法才是天下無敵最俊美的美男子呢!有他在沒人敢稱第一!別理那個自戀狂!殺!」顯然笑劍鈍的笑話沒有起到他預想的效果,反而讓眾刀衛憤憤不平,攻勢一波比一波猛烈。

「什...什麼...?我竟然...我竟然不是第一?!開什麼玩笑,世上怎麼可能有人比我還俊美?呀達!看我揍爆你們!」笑劍鈍似乎被眾刀衛的言語給刺激到了,一下子就像發瘋似的,拿著摺扇戳每一個要攻擊他的刀衛的肚子。才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眾刀衛已經癱軟倒在地上,連站都站不起來。

笑劍鈍手持摺扇一路戳戳別人的肚子,不一會兒就連三武師都被戳倒在地,動彈不得,眨眼間,他已飛身縱上神武峰頂。而在牌樓之下,便是天下封刀副主席,玉刀爵。

「你小子,好樣的!放馬過來!敢傷我之部下,就讓老夫來跟你單挑!」玉刀爵中氣十足的對笑劍鈍喊道。 

「笑劍鈍今日為求一理而來,為何貴盟一再相逼、為何偏要如此極端?」笑劍鈍悲憤地說。

「殺害少主的元凶,罪何可逭,來吧!老夫不怕你!」 玉刀爵說。但眼尖的笑劍鈍卻看到他的肚子圍了一塊上面縫著小熊維尼圖案的肚兜。 

「圍兜兜!咳...這老頭還挺有趣,但是對老人動手有損我的面子,我就虛晃一招,跳過他好了,直接找主席。」原本還很悲憤地笑劍鈍在心中暗自發笑,但他還是說了一句:「這就是所謂的天下封刀嗎?既然如此,那笑劍鈍就得罪了!」以免傷了老人家的尊嚴。

「哈哈,天刀笑劍鈍,你註定命喪在此!」躲在暗處的俠腸無醫愉快的關注著即將對上的兩人。

但是,很遺憾,此時有一人跳出來要阻止戰端。

「且慢!」御不凡左手右手各拿著一把摺扇抵著笑劍鈍和玉刀爵的肚子。

「是誰?你爺爺的!出來攪什麼局?」俠腸無醫氣的跺腳。

「是左護法。」玉刀爵說。一聽到玉刀爵的回答,俠腸無醫不小心滑了一跤,「這也太剛好了吧?我才問他是誰,你就幫我報上他的身分!我今天是不是該去買彩券?」

但俠腸無醫才剛站起來,立馬又摔了一跤,因為他仔細一瞧,才發現,「媽呀!這不是那天把我鼻子打凹的人嗎?他竟然是左護法!快逃,東窗事發了!」說完,俠腸無醫趕緊飛奔離去。

「副主席請停手,吾甫從楓岫主人那邊回來,經過查證,得知天刀笑劍鈍殺害少主實另有隱情,一切皆是俠腸無醫的陰謀,詳情聽說。」御不凡站在天刀和玉刀爵兩人中間說道。

「嗯,真有此事?對了,左護法,你不覺得好像哪裡有點怪怪的嗎?」玉刀爵強忍怒火對御不凡說。

「欸,有什麼奇怪的嗎,副~主~席~?你看那人落荒而逃,不就知道我說得是真是假?」御不凡說得頭頭是道。

「嗯,原來如此。不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叫你把扇子給我拿下來,混小子!」玉刀爵指著御不凡抵在他肚子上的扇子說。

「欸,不要吧~副主席!難得唯一的弱點被我抓到了,我怎麼能輕放呢?」御不凡更加故意地說。

「你...你在說什麼啊?什麼弱點?難道堂堂天下封刀副主席還會怕癢嗎?咿嘻嘻嘻嘻...啊哈哈...」玉刀爵逞強地說,看來可以知道御不凡的傲嬌因子是遺傳誰了。

因為笑劍鈍在場,玉刀爵不便在外面修理御不凡,但沒想到御不凡竟這麼不給他面子,兩隻手上的扇子一丟,雙手在他的腰部搔來弄去,讓他癢得在地上滿地打滾。

「你給我差不多一點!在外人面前還這麼不知分寸!」被笑劍鈍扶起的玉刀爵掄起拳頭,給了御不凡的頭頂一個很飽滿的饅頭。

「此事多謝左護法明察。」笑劍鈍微笑著對御不凡說,一邊觀察著這個被眾刀衛稱為第一的傢伙,「嗯,這就是他們的"軍中情人" 啊,長得雖然不錯,但比起我還是差了點!」

「不謝,只是希望你下次的報答方式能考慮一下!例如,幫我一起搔他的胳肢窩,這傢伙一被搔,就...唉唷,副主席你幹嘛?」御不凡話還沒說完,然後頭上又多了一個小包子。

「左護法,我叫你要知曉分寸!不要太得意忘形!吾會將此事稟報主席、由他定奪,笑劍鈍,吾希望在此事以後,咱們還能共同緝捕罪魁禍首。」玉刀爵說,並對笑劍鈍深深一鞠躬。笑劍鈍:「唉。」

待續

--------------///我是分隔線////---------------------

李某:靈感君,你終於又回來了~(飛撲

靈感君:不要靠近我!妳這個色魔!!(欲逃,被李某一把抓住

李某:你想死去哪裡?給我過來!你難道忍心讓一個正值青春的美少女為你思思念念,整日佇立在窗前嗎?(揪領

靈感君:這關我屁事!我每天都要去好幾個人家拜訪,哪有時間鳥妳?

要不是妳在別人家門口持刀攔截,我才不會跟妳來!你根本就不是美少女,妳長得比東施還不...歐噗(只剩一口氣

李某:不要我一出場就來揭我的底,否則下場就是這樣

评论
热度(2)

© Tina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