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御不凡、天海光流、公子開明、默蒼離、黑白郎君(指定魔戮血戰胸肌版(X

配偶:御不凡

CP(霹靂):漠御、羅黃、皇悅、泉風、失赤、香情、赤鷺、失雀、楓湘、楓櫻、一懸、風浪、劍玉、任淨、魔赤....

CP(金光):笑光、何俏何、赤俏、俏燕、默杏、撼夙、策飄策、恨心、始玉、禪濤禪(一步禪空x金剛尊)、禪錦、觴淵、玄欣、尸弦...

霹靂停追(天罪到聖魔戰印),金光緩追中(決戰時刻到墨世佛劫)

lofter基本上堆放舊文~~文章首發網站為36雨~

冷漠不代表無情(少獨行X丘伯)

「老少、老少!起床了,太陽曬屁股囉!都已經是老大不小的人,怎麼還這麼貪睡?」丘伯"唰"的一聲,將窗簾全部拉開。

一股溫暖的陽光從窗外照射進來,使原本昏暗的房間,頓時明亮了起來。

「死老頭,你想讓我變瞎子是嗎?要拉開前不會先告訴我一聲?你要我跟你說幾次?」躺在床上的少獨行大吼,接著趕緊轉身把頭塞進枕頭裡,以免眼睛受到太大的刺激。

「唉唷,老少你不要對老人家這麼凶啦!誰叫吾每次乖乖叫你起床,你都賴床不起來,老人家我只好出此下策了。」丘伯可憐兮兮地說著。

「哼!那老頭你又有何事?要做老人操自己去,吾對那種事沒興趣!」好不容易才適應了光線的少獨行坐在床邊揉揉眼睛,哼了聲,然後以尖銳的高音回應了正在一旁準備早餐的丘伯。

「唉唉!真是的,都一把年紀了,不多動動怎麼行呢?我知道你不好意思跟人家在外面扭腰擺臀做體操,但該動的還是不能少。所以,我想到一個好主意。注意聽囉……」丘伯夾起一片燒餅夾蛋放在盤子上,端給少獨行。

「我、我不好意思跟人扭腰擺臀?!胡說,簡直就是扯淡!我是不想理那些煩人的老太婆們,每去一次就黏著我一次,煩得要命,還有那刺耳的音樂,難聽死了!然後咧,囉哩八唆了一堆,你到底要說什麼?你再碎碎念我就端出去和小壽一起吃!」少獨行憤怒的端著盤子往門外走去。

「欸欸!別啊、別!對,你說的對,都是我胡說,都是我胡說!我說的都是屁!那個,我要說的就是--我們去爬山吧!」丘伯趕緊拉住少獨行的手腕,表情十分認真的跟少獨行賠不是,順便將自己的計畫一併告知。

「爬山!白痴嗎?你這麼老了,爬什麼山,摔下來是要吾揹你下山嗎?」少獨行斷然拒絕。

「欸,好像也不錯!除了小時候那次之外,後來你就不曾揹過我了...真是讓人懷念啊...那時候老少你...」丘伯玩笑道。

「老頭!!給我閉嘴!哼,我不去!」

「拜託啦!就在我們屋子後的後山而已嘛!」丘伯兩隻手掌合在一起,淚眼婆娑地望著少獨行。

「嘖!好吧…」躊躇了好一會兒,最終少獨行看起來十分不屑地答應了,說完順便將剩下的燒餅一口吃掉。「耶!還是我的老少最好了!」丘伯高興的抱住少獨行,還在他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哼,無聊的老頭!要去就趕快準備,不然吾就要去練刀了!吾可沒那麼多時間陪你瞎鬧!」被親了一口的少獨行將臉側過,白皙的面孔可見一抹粉紅正逐漸擴散開來。

「是,長官!我馬上準備!」丘伯馬上把抱住少獨行的手鬆開,做出一個敬禮的動作。

-------------------------------------------------------------------

兩人在一路上走走停停,走了近一、兩個時辰,終於來到了目的地--黃山山腳下。
只見一座層巒疊嶂的高山佇立在眼前,令人讚嘆不已。

「黃山真不愧為天下第一奇山,如此險峻的高山,倒是激起吾之興趣了!少獨行今日就來爬你一爬!」少獨行精神抖擻地說,然後快速登上了前方的石階,丟下丘伯一人在下面乾瞪眼。

「老少、老少,你慢點啊!唉唷,這山怎這麼高呢,我都快站不住腳了!原本不是說要去後山的嗎,為什麼我會答應他來爬這座看起來這麼危險又這麼高的山呢?」丘伯一邊喊著要少獨行別走太快,一方面又擔心自己會一個踩空,直接摔到山下,這趟旅行還真難為他了。

「老頭,你很煩喔!要我跟你爬山,我來了;來了你又在一旁婆婆媽媽,現在到底要怎樣?!是要我把你推下山嗎?」少獨行說,但行為卻與說過的話語大相逕庭。少獨行快步走向丘伯,並緊緊牽著他的手,讓他走在內側。

「呵呵,老少你雖然嘴巴很壞,但其實是個好人呢!知道我有懼高症,所以讓我走在裡面;怕我跟不上你,所以放慢了腳步,老少你的一舉一動都讓我深受感動,多謝你。」感受到少獨行的心意,丘伯不覺呵呵笑著。

「白痴嗎?你、你個死老頭,找死!我是怕你掉到山下摔死,那樣我還得叫挖土機把你挖出來什麼的,既浪費我的錢又很麻煩!所以你少臭美了,哼!你還笑,笑屁啊,信不信我打掉你的假牙!」少獨行氣鼓鼓的揮舞著拳頭,往丘伯臉上飛去,但卻被他靈巧的躲過了。

「哈哈,好啦,是我自作多情嘛!老少你別這麼生氣嘛,愛生氣可是會長皺紋的喔!」丘伯笑道。

「哼!知道就好!」少獨行說。

————————————————
   
「哈啊!這是什麼?是哪個王八蛋把這麼一長串的鎖放在這邊,是要害人就這樣一個重心不穩摔落山嗎?!」少獨行因為一路上跟丘伯鬥嘴,所以沒有注意腳邊有一串掛滿了鎖的鐵鏈。說著說著,他一腳就踢到鏈子,華麗麗地摔了個狗吃屎。

「呃,噗嗤!呃咳咳咳咳噗...不知道有沒有帶照相機?唉,忘記帶了!啊,對了,老少你沒咳噗...沒事吧?」丘伯看到少獨行絆倒的第一反應竟不是趕緊將人扶起,而是先狂笑了一氣,還想著把他的糗樣拍起來,最後才終於良心發現問少獨行有沒有事。

「白痴!你眼瞎了不成?你說我這樣是有事還沒事?」少獨行坐在地上,火冒三丈的瞪著丘伯道。

「咿喲,老少你好重!你也施點力呀,只靠我老人家一點力氣,怎麼可能幫你爬起來?果然人是不能只看外表的嗎?」丘伯吃力地說。

—————————————————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丘伯總算將少獨行拉了起來。

「呼...哈呼...總算...么壽,老骨頭要散架了...對了!老少你知道這條叫什麼嗎?這個玩意在這兒可是很有名的喔!」丘伯指著地上那條絆倒少獨行的鏈子興致勃勃地說。

「殺人於無形、絆死人不償命鎖!難道不是?」少獨行對著那沒生命的鎖怒目相向,而後又轉身說道。 

「怎麼可能?老少你真不解風情...不要被它絆倒就遷怒它啦!這個東西呀,叫做 " 愛情鎖 " 喔,這條鏈子則叫 " 同心鏈 "!聽說只要兩個人一起把鎖繫在鏈子上,像這樣...」丘伯突然抓住少獨行的手,一起把不知哪變出來的簡易鎖扣上同心鏈,然後笑嘻嘻的說:「就可以愛至地老天荒、永不分離耶!嘻嘻!這樣我們以後就會一直在一起,老少你想跑也跑不掉了!」

「你...笨蛋!哼!這東西...嘖...還不如...」少獨行面紅耳赤地說。
話語未落,便一手撫上丘伯的臉頰,將自己的唇與他的唇,接觸。

「靠那不中用的玩意,還不如我一個吻實際呢!笨蛋!我愛你...所以,不要說天荒地老,就算是千秋萬世,我也會陪着你...」說完,少獨行把丘伯擁入懷中。

「你...呵...我也...愛你...好久沒聽到你說這句話了呢...獨行...」丘伯笑著環住少獨行,把頭靠上他的胸膛,卻忽感臉上一片濕熱。

語畢,兩行熱淚不知不覺地從臉上落下。

「唉噁!好噁心!那個老頭在做甚麼呀!調戲那個男生(少獨行)嗎?他是不是有戀童癖啊?」一個看起來很瘦的女孩指著少獨行兩人高聲嚷嚷道。

「噓!小點聲...沒看到我正在錄影嗎?等會我要放上網呢!標題就寫 "色老頭當眾熊抱美少年 " ,哈哈,看那老頭不被炮轟才怪!」另一個顯然是瘦女孩同夥的胖女人將相機鏡頭對準丘伯,不懷好意的噓著瘦女孩。

瘦女孩的音量頓時引起他人側目,紛紛往少獨行他們的方向看去。

「啊!我...老少...我們還是分開點好了...不然被別人亂傳些壞話對你可不好...那我先去那邊!拜...」丘伯聽到了女孩的話,不禁一陣羞愧,急忙把被握住的手抽出,想快點逃離少獨行身邊、逃離這令他不堪的地方。

「你怕什麼?在這等我!我去處理!」少獨行反手拉住丘伯,彈了一下他的額頭,順帶將他臉上的淚水抹去,接著往女人的方向走去。

「獨行...等等...」丘伯想阻止,但看人已走去,也只好乖乖待著。 

「奇怪,怎麼一片黑?沒電了嗎?」專心看著畫面的胖女人並沒注意到少獨行已經沖到她面前,一手將鏡頭遮住。

「唔,你做甚麼?」胖女人一抬頭,少獨行馬上揪住她的衣領,一手掐住她油光滿面的臉頰,胖女人不禁一陣驚惶失措。

「刪掉...」少獨行臉上雖然沒有憤怒、沒有任何表情,但他的眼神加上動作卻冷漠的令人不寒而慄。

「憑...憑什麼?這是我的相機!」胖女人雖然畏懼,但口氣卻是強硬的可以。

「妳拍了吧?拍了他的照片...他的照片、他的一切只能屬於我!勸妳乖乖刪掉...千萬不要逼我...把妳打爆!」少獨行加重了掐在女人臉上的力道,仍舊漠然的說。

過了一會,確認女人刪掉照片後,少獨行才不滿的把手放開、走人。

—————————————————————

「解決了!我們走吧!」少獨行拿出手帕,把那個胖女人沾在自己手上的油漬擦掉,然後牽起丘伯的手說。

「老少,你沒對人家怎樣吧?人家好歹是個女孩子...」丘伯擔心的問。
  
「哼!什麼女孩子,我只看到一個討人厭的肥婆!也不看看自己肥成什麼樣子,還好意思在那邊說東道西,我才懶的對她動手!」少獨行說。

「嗯,我們回家吧...發生了這麼不好的回憶,真是抱歉呢...獨行...」丘伯有些鬱鬱寡歡。

「說什麼!我還沒征服這座山呢!怎能因為被愛情鎖給絆倒就止步不前啊,我可是個有決心的人,不征服這座山就不回去!而且...」少獨行意志堅定的抬頭仰望山頂,驀地,頓了頓,扭頭以一種他人從不曾見過,柔和且深情的眼神盯著丘伯道:「和喜歡的人一起站在頂峰,眺望山下,不也是一種浪漫嗎?」

「是、是呢...只不過,老少...你好像忘了一件事...」丘伯聽罷,不禁又是一陣臉紅心跳,但是他忽然想到一件很恐怖的事。

「何事?」少獨行問。

「我有懼高症...」丘伯一副不小心咬到了八角的樣子,臉色鐵青的說。

「放心吧,我會緊緊抱住你的!」

「哈哈,那就勞煩老少囉!」

—————————————————

到了山頂,只見雲海蒼茫、雲蒸霞蔚,宛若置身蓬萊。

時值中秋,紅樹鋪雲,成片的紅葉浮在雲海之上,蔚為奇觀。

「如此良辰美景,果真是不虛此行。」丘伯看得渾然忘我。

「是啊...美人加美景,似是臨仙境...只可惜,如果你沒有鬍子,那就是仙女下凡了...」少獨行難得的開了個玩笑。   

「哈!老少你就別挖苦我了...哈...哈啾!」丘伯苦笑,突然,一陣微風瑟瑟拂過他的頭頂,使他一下受涼,打了個噴嚏。

「哈哈哈!白痴嗎,出門不帶外套的?不是都說笨蛋不會感冒嗎,為什麼你會呀?」少獨行笑著說,順便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給丘伯披上。

「欸,不用了、不用了,這樣你會著涼的...」幾番推辭,最終外套還是穿在了丘伯身上。

「我們下山吧!」眼看斜陽漸落,少獨行拉著丘伯說。

「嗯,走吧!」

突然,少獨行蹲下身子說:「你上來吧...」

「你...獨行你這是幹嘛呢?肚子痛嗎?」可能是沒聽到少獨行說了什麼,丘伯趕緊蹲下身子問。

「你不是很懷念嗎?懷念那次,第一次揹你的時候...跟你告白的時候...」少獨行說,臉上紅霞若隱若現。

「獨行...你...原來還記得呀...我還以為...那段時光...永遠只能當作回憶...再也回不去了...呵...」丘伯說,忽感眼眶澀然。

「笨蛋...怎麼這麼愛哭,醜死了...」

「討厭!獨行你就是嘴巴壞這點從以前到現在都沒變!」

說罷,兩人相視而笑。

「快上來吧,不然等下我腳抽筋你就沒這福分了!」

「哈哈,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囉~」

「作為補償,回家我要吃咖哩飯!」

「當然,就算是滿漢全席也做給你吃。」

「那你抓緊囉!獨行號,衝刺!」

「等...等等...獨行!你慢點啊!」

對兩人來說,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呢。

评论
热度(4)

© Tina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