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御不凡、天海光流、公子開明、默蒼離、黑白郎君(指定魔戮血戰胸肌版(X

配偶:御不凡

CP(霹靂):漠御、羅黃、皇悅、泉風、失赤、香情、赤鷺、失雀、楓湘、楓櫻、一懸、風浪、劍玉、任淨、魔赤....

CP(金光):笑光、何俏何、赤俏、俏燕、默杏、撼夙、策飄策、恨心、始玉、禪濤禪(一步禪空x金剛尊)、禪錦、觴淵、玄欣、尸弦...

霹靂停追(天罪到聖魔戰印),金光緩追中(決戰時刻到墨世佛劫)

lofter基本上堆放舊文~~文章首發網站為36雨~

漠刀絕塵X御不凡

十一、對決(上)

「大哥哥,雅少絕對不可能是凶手,因為他已經很久沒有離開臨山古照了!」漠刀絕塵在前往狂沙坪的途中,回憶起方才離開龍王厝前霜兒對他說的一番話。

「倘若天刀笑劍鈍真非滅族元凶,那...真正的凶手...到底是何人?」漠刀絕塵內心充滿了疑問。而在不知不覺間,他已然來到了狂沙坪。

狂沙坪,狂沙不止,象徵漠刀絕塵內心如滔天巨浪般翻騰洶湧的殺意,等待對手越強,越是激發出內心的衝動。他明白,這是一場刀之極致--一場將生死置之度外的較量。

而在此時,嘯日猋提刀而來,「抱歉,讓你久等了。」嘯日猋‧鋒說。「你...去整形了嗎?不過你好像整形失敗了,你的下巴...好像...噗...屁股...咳咳」漠刀絕塵說,還不小心笑到嗆了一口口水,雖然他極力想掩飾這有點失禮的行為,譏笑別人什麼的--父親有說過不能嘲笑別人,這樣很沒禮貌,但無奈只是徒勞。

「你...王‧蛋(消音)!竟然說我的下巴長得像...屁...屁股!連我朋友都沒這樣說過,這明明就是蘋果下巴!你給我去死一萬次吧!!殺~殺~殺啦!」就像流星划過天際般--只在一瞬,原本看起來斯斯文文、人畜無害的嘯日猋,馬上變的像修羅夜叉一般,整個人齜牙咧嘴,似乎巴不得把眼前的人生吞活剝。

嘯日猋拿著吠日刀衝向漠刀絕塵,像個瘋子似的大喊:「去死去死去死!趕快給我去見尬得(God)吧!」想當然爾,漠刀絕塵是不會乖乖待在原地給人砍的,反手握刀,接下嘯日猋致命的一擊。

「你是誰?你不是天刀笑劍鈍!」交手數招,視力顯然大大有著問題的漠刀絕塵,終於看出他不是天刀笑劍鈍,其實也不是看出,而是因為刀法不同,他才勉強能分辨兩人。

「殺!殺啦!」嘯日猋‧鋒砍人不成,更覺怒火攻心,不聽漠刀絕塵的疑問,直接再往他頭上補一刀。「嗯,我閃,沒砍到!可惜了,就差一點!再接再厲!」漠刀絕塵又一次躲過了嘯日猋的便當多重奏攻擊,有點挑釁地說。

刀鋒轉、殺意昇,狂沙走、無盡斬,「等...等等,我記得你,你是...」漠刀絕塵想到自己請客那天,御不凡這厚臉皮的幾乎吃遍了那條街上所有的小吃,之後來到了最後一家—犬犬犬糖葫蘆,在苦境還蠻有名的,曾經入選苦境十大名甜點之內,是所有愛吃甜食的人必去的朝聖地。

「就是你吧!那天那家賣糖葫蘆的店小二!故意把一支外面只賣10元的糖葫蘆以5倍的價格賣給我們,你還想裝蒜嗎?!那支的名字還取什麼"史脫被綠‧脫嘛脫‧芭娜娜",讓人以為有很多新鮮奇怪(?)的料,結果上面就只有一個草莓,一根香蕉,一顆聖女小番茄,啊你是在''蒸肖A''嗎?要不是他用那種乞求的眼神看我,我才不買你的賬!說,是不是你?」漠刀絕塵內心似有真相、缺欠證明,畢竟自己這個破眼力,認錯人已是家常便飯。

「說,為什麼我要跟你說,我又不認識你!」嘯日猋‧風說,但雙腳卻止不住地打顫,「哎呀!這麼久的事,怎麼還有人記得啊?早知道就不要在那家店打工了!原本想說把商品賣貴一點,就可以幫自己加薪,沒想到被老闆發現,害我現在都被老闆的手下追殺,逃的累死了...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下,又遇到這個瘋子,東西都已經在肚子裡了,不,有可能已經排掉了,還來這裡''拷貝'',現在到底是什麼世道啊?!」嘯日猋無語問蒼天,卻不想想要不是自己把商品賣貴,根本不會惹來這些麻煩。

「嗯...」漠刀絕塵悶哼了一聲,「他說他不認識我...但聽那音調,跟那天的店小二分明就是同個人,難道...是....他的雙胞胎兄弟嗎?」漠刀絕塵不知是怎麼思考的,最後得出了結論,那天的人應該真的不是他,而是他的雙胞胎兄弟。

「啊!煩死了!我最討厭動刀動槍了!」嘯日猋‧風說,希望這句話能轉移話題,不讓漠刀絕塵繼續想他A錢的事。但他說的話卻與他正在做的動作完全相反——拿著不知哪裡撿到的一把長槍,邊揮舞,邊在地上跳來跳去。

「拿出你的上乘之招!就算是你的兄弟做的,但作為他的家人,你還是乖乖的替他受罪吧!」漠刀絕塵想了想,還是覺得不爽,就算不是他做的,但既然是家人,那那個傢伙得到的錢自然是會一起分享。一想到自己那可憐的荷包,漠刀絕塵就不禁想要替''它''打抱不平。

「什麼兄弟?根本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別人做的事我幹嘛要幫他受罪,你有病嗎?我就如你所願,殺!!!」雖然一連串的鳥事都是自己惹的,但嘯日猋依舊是大言不慚,要演戲就要演到底,不然不算是稱職的好演員。「喝!」漠刀絕塵喊,這是要出招前的示威。

詭異莫名之刀、冷漠狂傲之刀,當世神刀交鋒,戰況已是最高潮。越是瘋狂、越近頂峰,越是冷靜、越走極端。

「嗯,為何....他身上沒有糖葫蘆的味道,而是有隔壁一家芒果西米露的味道?可惡,再一招,叫你露出馬腳!」漠刀絕塵詫異地想。

就在漠刀絕塵打算使出極招時,又見一道流星劃空而過,「哇!是流星!我要吃,我要吃!」嘯日猋‧封看起來很興奮地說,並馬上把刀收起,直追流星而去。

「流星...那東西能吃嗎?能的話,真想給御不凡嚐嚐,他一定會很開心的。竟然被他逃了,原本還想說搔他的癢,看他會不會承認....罷了,等候天刀笑劍鈍,再追查此人。」漠刀絕塵撐著下巴思考著。

而在荒野之上,嘯日猋還在追著流星。

「流星,別跑啦,我要許願啊!」嘯日猋‧風說。

「是啦,許願說以後偷幫自己加薪時不要再被老闆抓到了!」嘯日猋‧鋒揶揄道。

「哼!就算不能許願,至少也能拿來吃!如果我拿到了,等下就不分你,我就只和風分享!」嘯日猋‧封天真地說。

「笨蛋,流星又不是食物,白癡才以為那能吃,你要給我我還不要咧!而且你腿這麼短,能追到才怪!」嘯日猋‧鋒回嘴反擊。

「哼!別小看我,看我的厲害!」嘯日猋‧封踏過河流、穿越荒林,雙腳一蹬,瞬間握住流星,但仔細一看,竟是如來聖像!

「這...這不是流星!嗚嗚...哇哇哇啊啊啊!沒得吃了!」嘯日猋‧封看到不是流星,而是一塊佛像,頓時傷心地哇哇大哭。

「原來你是傷心這個啊....」嘯日猋‧風和鋒兩人不置可否地搖了搖頭。

「男孩子怎麼能哭哭啼啼的...你看,這雖然不是流星,但是看起來不也很漂亮嗎,戴在身上一定很合適!」嘯日猋‧風安慰道。

「哇!真的耶,好漂亮哦!在晚上還會閃閃發亮耶!」嘯日猋‧封看著湖中自己的倒影,終於破涕為笑,高興地直轉圈子。

而在龍王厝內的笑劍鈍,正在照顧受傷昏迷的霜兒。「雅少,你殺了天下封刀的少主,這樣將是莫大的危機,這...到底該如何是好?」海派天老爺在房裡急得直踱步。「讓他們來吧!」笑劍鈍一想到琴師等人的死,心裡仍是咽不下這口氣。「哎,年輕人就是如此,不知愛惜性命,先把那倒霉鬼的屍體拿去埋吧!絕對不能被人發現!要是有人發現這裡死過人,那這房子就會被當作凶宅,被當作凶宅,這房子就不能賣好價錢,那最後倒霉的還是我!這種事我絕不能讓它發生...」天老爺精明地想著,然後就抓著刀無形的屍身往樹林拖行。

待續

---------------////我是分割線////----------------

啊!怎麼辦?我快瘋了!什麼都想不出來,有一種好想棄更的衝動....(煩煩煩
明明結局已經想好了,但是中間....啊...煩哪!(好想學嘯日猋說一句「啊,很煩!」然後就拿刀砍人(這是犯法的

既然不能砍人,那我要開始亂寫了,然後把這文章搞爆!(不!雖然現在已經有正在搞爆中的感覺了

誰來救救我....(要死了,很後悔自己幹嘛挖坑給自己跳

评论(3)
热度(5)

© Tina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