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御不凡、天海光流、公子開明、默蒼離、黑白郎君(指定魔戮血戰胸肌版(X

配偶:御不凡

CP(霹靂):漠御、羅黃、皇悅、泉風、失赤、香情、赤鷺、失雀、楓湘、楓櫻、一懸、風浪、劍玉、任淨、魔赤....

CP(金光):笑光、何俏何、赤俏、俏燕、默杏、撼夙、策飄策、恨心、始玉、禪濤禪(一步禪空x金剛尊)、禪錦、觴淵、玄欣、尸弦...

霹靂停追(天罪到聖魔戰印),金光緩追中(決戰時刻到墨世佛劫)

lofter基本上堆放舊文~~文章首發網站為36雨~

雪 (策馬天下X師九如)

二、
等了將近一個時辰,策馬天下才聽見師九如不疾不徐的腳步聲逐漸接近。

「哎呀!回來的真快呢!師九如你還真懂得待客之道呀!」不待師九如將托盤上的茶具放置完畢,策馬天下就酸溜溜的諷道。

「抱歉,方才吾因有私事要辦,一時忘我而未拿捏好時間,讓先生久候多時。吾即刻為先生奉茶。」師九如不好意思的笑笑,接著將熱水沖入裝滿茶葉的壺內,客廳內頓時充斥著一股濃厚的茶香。

「師九如,我說過的吧?你不需要對我使用敬語。其實我也不能怪你,畢竟是你帶我來這的,若不是你,我早已凍死。」策馬天下的表情忽然嚴肅了起來。

「哈,不說這些了。小馬,喝口茶吧!等會我就帶你去房間歇息。」師九如說,他把一杯熱茶端給策馬天下,隨後他自己也拿了一杯坐到策馬天下對面的椅子上,只喝了一口茶,便放到桌上。

「那就麻煩你了。嗯~這茶喝起來著實不錯...香氛濃郁,入喉卻不苦澀...嗯,這是什麼茶啊?」策馬天下雙手捧著茶杯,輕輕的啜了幾口,看起來十分滿意的樣子,然後他抬起頭問坐在對面的師九如。

「嗯,這是杭州龍井,小馬你喜歡就好!對了,睡前別喝太多,會睡不著的。我先去整理要給你使用的臥室。」師九如貼心的提醒道,而後便起身往走廊走去。

——————————
.....................

過了半個時辰,並沒見到師九如從房門走出,策馬天下等到都打起了瞌睡。

「他是在搞什麼東西?是不打算讓我睡了嗎?」策馬天下硬撐著眼皮,很火大的說,接著用力的踏著步伐走到師九如所在的房間敲門。

「叩叩!」策馬天下大力的連敲了兩下門。

「............」房內很安靜,一點聲響都沒有。

「叩叩!」策馬天下不放棄,再敲了一次。

「............」房內仍是鴉雀無聲,安靜到策馬天下都懷疑是不是自己敲錯了房間。

「師九如!你在幹嘛?你趕快給我出來!你再不出來,那我就要進去了!」策馬天下開始擔心起師九如,該不會是發生了什麼事,讓他無法開門。

「.............」又是無聲!

房門內的寂靜與門外人劇烈的心跳聲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但這種對比卻更加劇了門外人的不安。

「師九如...到底怎麼了...」強烈的恐懼感籠罩著策馬天下。

策馬天下害怕這過於異常的寧靜,這會使他想起那個寧靜的夜晚,那個宮裡的人都離他而去的寧靜夜晚。

房內還是很安靜,但策馬天下沒辦法再如此坐視不管,他不想再次經歷那種事情,不想再留下遺憾,他闖進了房間。

「師九如!」

然後他看見師九如半跪在地上,臉壓著一隻手,另一隻手垂落在地還緊握著一塊抹布。

「師九如,你沒事吧?」策馬天下緊張的推了推師九如的身子。

「唔嗯...咕...滋補蝦惹(吃不下了)...」師九如在夢中喃喃自語。

「呼...還會說話,那應該沒事!太好了!啊?你說什麼?什麼蝦仁?」策馬天下鬆了一口氣,但他沒聽清楚師九如說了什麼,只是好像聽到他說了一種奇怪的蝦類的品種。

「滋補蝦惹...嗯...」師九如嘟囔了幾句,原本靠在床邊的身子突然向後倒下。

「還說要幫我整理房間...敢情你是跑來這裡睡覺的... 話說這傢伙睡覺竟然會說夢話耶!我還想什麼是滋噗蝦仁呢!是說睡這裡會著涼的吧!先帶他回房休息好了...可是這裡房間不只一間,哪間才是他的?」策馬天下及時接住倒下的師九如,再從背後架住他,把他拉到床上坐著,之後再抱起師九如往走廊走去,邊走還不忘囉唆幾句。

行至走廊的另一端,策馬天下才發現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他看見盡頭的一間房清清楚楚的寫著「老師的辦公室」。

「應該是這間吧?進去瞧瞧!」策馬天下騰出一手壓下門把,將門推開、進入。

映入眼簾的,比之剛才那間房,是一個簡陋到不能再簡陋的狹小空間,房間裡只有一張床、一個枕頭和一條棉被,還有一盞將滅的燈火。

「這傢伙好重...我快被壓扁了...」語畢,策馬天下便要放下師九如。

「這啥啊啊啊啊啊~」不料,因為光線過於昏暗,策馬天下一不注意,踩到了露出床沿的床單,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往後倒躺到了床上,而師九如則順勢大力地趴倒在他的身上。

「喂!師九如,你快起...哈啊...起來...我快...哈嗯咳...快喘不過氣了...」策馬天下拍著壓在他身上的師九如的背,想要將他喚醒,無奈師九如因為太過疲勞,所以睡得和死豬沒兩樣,無論策馬天下怎麼拍打都叫不醒他。

「娘的...這種羞恥的姿勢...我的貞操啊~」策馬天下覺得心碎了,他寬闊的胸膛可不是給這臭男人趴的啊!!

——————————

經過了大概三十來分,策馬天下的力氣恢復了一些,他一手壓著床板,一手抓著師九如的肩,有些吃力的撐起身子,再將師九如輕柔的放倒在床上,然後幫他蓋上被子。

「要不是這麼近距離看,我還沒發現你原來...」策馬天下拉著一把從客廳拿進來的凳子坐下,靜靜端詳著師九如的面龐良久,接著吐出一句:「下巴長這麼大一顆痘痘...最近睡眠不足火氣大齁?」

沒想到竟然是說這句話,要不是師九如現在正熟睡著,不然應該會想打他吧?

「哈啊啊~好睏啊,結果我只能睡這裡啊...我好可憐...」策馬天下怨著自己的不幸,最後實在敵不過睡意,趴在床邊,眼皮輕闔,漸漸的進入了夢鄉。

——————————

“「策馬大人,來呀~哈哈...來追我啊~」在沙灘上,一抹倩影跑在策馬天下前頭,如此說道。

「哈哈,我來啦!」策馬天下興奮不已的說,而且還亂噴鼻血(?)。

「來呀~來呀~」

「哈!抓到妳這小調皮了!」策馬天下緊抓著“小調皮”的手腕說。

「呀~策馬大人真討厭...」那抹倩影嬌滴滴的說。

「將臉轉過來給我瞧瞧吧!」

「嗯。小馬。」“倩影”轉過身說道。

就在“倩影”轉身的一霎那,策馬天下總算明白“驚為天人”是什麼意思了。

「啊啊啊啊啊啊!為什麼是師九如啊!!」策馬天下快崩潰了。”

————————

「啪!」突然,一個清脆的巴掌聲迴盪在茶館的二樓。

「就說人家滋補蝦惹!」師九如閉著眼,皺著眉頭,雙手握拳在空中揮舞,貌似有些生氣的說。

「師、九、如!你少給我裝睡!靠腰!連睡個覺(做個春夢)都能被打,我到底是造了什麼孽!?」策馬天下一手摸著自己火辣辣的臉頰,一手捏著師九如有些肉肉的臉頰說。

「嗚...好痛!小馬你為什麼要捏我?」師九如被策馬天下這麼大力一捏,不由得從夢中驚醒過來,睜著淚汪汪的大眼,揉著有點麻麻的臉頰,無辜的看著策馬天下。

「你還敢問我!我都沒問你為什麼無緣無故打我一巴掌咧!」策馬天下叉著腰怒視著師九如,雖然策馬天下還想說:「而且你還跑到我的夢境裡整我,渾淡!」,但想想這樣說的話對方會認為他是色狼,所以還是把話吞下肚。

「欸...是這樣嗎?對不起,小馬...老師給你呼呼...」師九如說罷,便下床走到策馬天下面前,一手撫上策馬天下的面頰,一手按住他的肩頭,然後朝他的臉上呼氣。

「啊!你!!笨...笨蛋...你幹嘛啊!?不要突然朝別人臉上吹氣啦!」一股灼熱氣息忽地撲上面容,使策馬天下嚇了一跳,趕緊推開師九如,並快速的用手掩住自己突然發燙的雙頰。

「咦!為什麼不能朝別人臉上吹氣?我有聽說只要對痛痛的地方吹氣,然後說“痛痛飛走吧!”,這樣就不會痛痛了。」師九如天真的問。

「因...因為...這樣會聞到你的口臭啊!而且...這樣會讓我...」策馬天下漲紅著臉,但他並沒將話說完。

「怎麼可能?哈...哈...哪有臭臭的...小馬騙人!你在害羞,對、不、對?」師九如將手掌併攏,然後朝著掌心哈氣,接著有些生氣的指著策馬天下問道。

「Mother!這什麼神能,竟然知道我在害羞!不對!!我腦子被驢踢啊?我是男的,他也是男的,我幹嘛跟他害羞啊!」策馬天下胡思亂想了一通,然後有些心虛的回答:「哼,誰害羞啊!你那招根本沒用!別白費心思了!快替我準備房間,我現在可是睏的很呢!」。

「不是害羞啊?可是你為什麼臉紅紅?啊!我想到了!還有一招!這招一定管用!我好聰明!」師九如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好辦法,不由得稱讚自己怎會這麼聰明。

「這傢伙是智障嗎?會想出那種治療方法的不是智障就是幼稚園的小屁孩吧?」策馬天下看著得意的拍著自己腦袋瓜的師九如如此想著。

「是什麼法子?說出來聽聽吧!弄完了趕快準備房間!」策馬天下撐著頭說,他要看看師九如到底還能變出什麼把戲。

「啾!老師的愛之吻~」一個吻出其不意的輕落在策馬天下的臉頰。

「你又來!!」策馬天下只覺得自己好像要發燒了,整張臉熱呼呼的,就像正在沸騰的松阪豬肉小火鍋一樣。

「嗯...火鍋...現在是關火鍋什麼屁事啊!而且還是我最討厭的松阪豬肉!重點是那混蛋親我啊!」策馬天下狠狠拍了自己一巴掌,想讓自己腦子清楚一點,但他的肚子並不賞他面子,咕嚕咕嚕的大聲叫喚。

「小馬,臉還會痛痛嗎?」看著莫名其妙賞自己一掌的策馬天下,師九如很擔心,是不是自己在夢中的那一掌下得太重,把策馬天下的腦子打爛了,所以才出現這麼奇怪的舉動。

「不...不痛了啦...」策馬天下斷斷續續的說。

「就算真痛我也不敢說了好不好,誰知道你又會做出什麼褻瀆(?)我的事情!」策馬天下心想。

「太~好~了!真的有用耶!下次要是小馬哪裡痛痛,一定不要客氣,要老實跟老師說喔,老師一定會讓你早日康復的!」師九如以為此招真的有效,於是很開心的說。

「我知道啦,你快給我整理房間啊!」策馬天下有些不耐煩,他現在只想睡覺,不想跟這蠢蛋瞎聊。

「可是小馬你不是肚子餓餓嗎?剛才你的肚子咕嚕叫的很大聲耶!」師九如問。

「.......」策馬天下很尷尬,自己的肚子真的有叫這麼大聲嗎?

「咕嚕嚕嚕嚕!」另一個大聲到像在打雷一樣的聲音從師九如的肚中傳出。

「嘿嘿...我的肚子也餓了!不如我去下點麵條,然後小馬你先在這間睡吧,東西好了我再叫你!」師九如摸著肚子,傻傻的笑道。

一瞬間,策馬天下竟有種想要把師九如拽進懷中的衝動,但想法歸想法,他並沒有這麼做,只是搖搖頭,說道:「我跟你下去吧,我怕你煮到一半睡著,可能會發生火災!」

「呵,那走吧!下面有很多料可以選,可以吃紅燒牛肉麵、豚骨拉麵、海鮮鍋燒麵,還有......」師九如坐在床上滔滔不絕的說著。

「下去再說啦!」策馬天下說。

說罷,策馬天下拉著師九如步下樓梯。

待續

————————我是分隔線————————

沒想到李某這篇還是寫不完....

說好的短篇在哪啊!!

還有覺得人物越來越崩...

小馬變成一個色狼般的角色,而且還一直罵髒話otz
(這不是我的本意啊!

然後九如像笨蛋,太過天真...雖然這樣也很萌啦...

然後,我其實也想給這麼呆萌的九如老師呼呼啊!(欠毆

评论
热度(1)

© Tina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