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御不凡、天海光流、公子開明、默蒼離、黑白郎君(指定魔戮血戰胸肌版(X

配偶:御不凡

CP(霹靂):漠御、羅黃、皇悅、泉風、失赤、香情、赤鷺、失雀、楓湘、楓櫻、一懸、風浪、劍玉、任淨、魔赤....

CP(金光):笑光、何俏何、赤俏、俏燕、默杏、撼夙、策飄策、恨心、始玉、禪濤禪(一步禪空x金剛尊)、禪錦、觴淵、玄欣、尸弦...

霹靂停追(天罪到聖魔戰印),金光緩追中(決戰時刻到墨世佛劫)

lofter基本上堆放舊文~~文章首發網站為36雨~

漠刀絕塵X御不凡

十、天刀笑劍鈍


龍王厝後院,月色迷濛、清霧繚繞,迴盪的心緒是無法擺脫的牽掛。此時漠刀絕塵和霜兒來到。
「雅少!」霜兒在庭院外大喊。「喔,原來是霜兒。我還想著是哪個狂熱粉絲竟然追我追到這裡來了?沒辦法,誰叫我是這麼的迷人,這麼有女人緣呢?!」笑劍鈍笑著從屋內走出來說。「雅少、雅少...嗚嗚,我終於找到你了...」霜兒撲進笑劍鈍的懷中哭著說。「呃噗!霜兒,下次妳如果要撲進來記得先跟我說一聲,好讓我有個心理準備!妳看,我的肚子都快被你撞凹了!對了,你怎麼會來到此地?」笑劍鈍揉著自己的肚子苦笑著說。

「雅少,嗚嗚…」霜兒哭著,一方面是因為白楊和琴師的死,一方面是因為把雅少的肚子弄疼了。「好了...別哭了...對了,這位朋友是?」笑劍鈍拍拍霜兒的背安慰她,並指著漠刀絕塵問。「我在沿途中遇到好多壞人,是這位大哥哥護送我來這裡的!」霜兒微笑著對漠刀絕塵說。「喔,原來如此,多謝少俠相助,在下天刀笑劍鈍。若閣下沒有其他要事,那麼便可先行離開。」笑劍鈍笑著對漠刀絕塵說,但漠刀絕塵卻覺得他的眼神中透露出叫自己趕快滾蛋的意思。

「嗯...」漠刀絕塵不高興地哼了一聲,「一般人不是都應該邀請恩人去屋裡坐坐什麼的來報答恩情嗎?這人怎麼這麼沒禮貌...走這麼長的路,我的腳也很痠耶,也不拿把椅子讓我坐著休息一下...唉,算了!」漠刀絕塵不滿地想著,但也無可奈何,只好再悶哼一聲,接著他突然想到:「等等,天刀笑劍鈍...這不就是佛祖所說的——消滅荒漠一族的兇手嗎?」

而一旁的笑劍鈍也不滿地想著:「這傢伙怎麼還不走啊?!難道要我拿掃把趕人嗎?你以為假裝什麼英雄救美,就可以騙走我家霜兒嗎?霜兒對我來說就像是我的小妹一樣,做大哥的我才不會讓你動她一根汗毛呢!」,雖然心裡是這麼想,但他仍以聽起來很有禮貌的態度問:「嗯,朋友...(你到底要待在這裡多久?)」

「接刀。」漠刀絕塵只丟下這句話,眼神中帶著濃濃的殺意。接著便拿起背後的漠刀,以準備劈西瓜的姿勢對著笑劍鈍。「這...這傢伙瘋了嗎?!我什麼都沒說他就要我挨他一刀,這是什麼搞怪的綜藝節目嗎?不...這時代哪有綜藝節目什麼的,這又不是小叮噹,哪有時光機給你穿越時空!」笑劍鈍的思緒就像開在高速公路的汽車一樣高速運轉,但再怎麼高速運轉,仍是不明白——為何他要白挨一個不速之客一刀?「請勿動手...咦...」笑劍鈍問,既然怎麼都想不通,那還是直接問本人比較清楚。

但殺身之禍是不等人的,只見漠刀絕塵拿起漠刀往笑劍鈍的頭上劈下,身影之快、走勢之奇,眨眼已是無上絕式。但笑劍鈍也非等閒之輩,只是稍微移動腳步和靠著一把折扇就化解了漠刀絕塵的攻擊。「啊!雅少...」霜兒以為笑劍鈍已遭不測,將臉埋在手心內,不敢看命案現場。「為何不出刀?」漠刀絕塵問。「你是霜兒的恩人,便是我的朋友,我為何要出刀?」笑劍鈍說,雖然他嘴上這麼說,但心裡也正後悔著:「對啊!我幹嘛不出刀,我是傻子嗎?他剛剛想把我Game over都沒先跟我說,那我幹嘛跟他客氣?」

「如此身法,你乃是頂尖高手,三天后我在狂沙坪等你。」漠刀絕塵說。「吾不知我們兩人恩怨為何?而且我早已棄刀,現在只是村野閒人。」笑劍鈍說,「你這不知好歹的臭傢伙,就衝你剛才那樣的舉動,我更不會將可愛的霜兒交給你了,要是以後霜兒被他虐待怎麼辦?你難道以為我們是西瓜嗎,讓你想劈就劈,想砍就砍?不行,我絕不允許這種事發生!」他憤怒的想。

「荒漠一族的血仇...兇手就是你,佛祖說的!」漠刀絕塵冷冷地說。「嘎!荒漠一族,我從來不曾前往此地。我並非是佛祖所說的兇手,我想可能是佛祖太累了,所以搞錯。」笑劍鈍說,心裡又更不滿的想:「神經病!難道他覺得我是兇手嗎?我看那根本不是佛祖,一定是哪個人嫉妒我長得這麼英俊,跟他亂說的!」

「用你的刀,為自己澄清吧。」漠刀絕塵不聽笑劍鈍的解釋,依然故我地說。「哼,你當我沒看過柯南嗎?誰不知道裡面的兇手在被抓包後都會說這句話——兇手不是我!我是看在這孩子的面子上,不直接殺你,但你以為你這樣就可以逍遙法外嗎?做夢!」漠刀絕塵想。

「你...你個混帳!我都說我不是兇手了,你還找什麼碴,我現在真想拿掃把往你頭上砸!算了,我看不如就答應他好了,在那兒把他宰了,省得他又來找麻煩,而且這樣霜兒也不怕被他拐走了!」笑劍鈍邪惡的想。

「ㄏㄠˇ...」就在笑劍鈍要說「好!」時,霜兒突然插進一句話:「大哥哥,我們家雅少一定不會是兇手,他已經很久沒有離開臨山古照了!」「霜兒...果然妳是站在我這邊的,我覺得真是既感動又溫馨。哈哈哈哈,你這傢伙想取得霜兒的信任還早的很呢,笨蛋!」笑劍鈍十分感動的想。「荒漠狂沙走萬里,孤寂天涯一人行。」漠刀絕塵聽不進任何辯解,只能唸著詩號離開。

「呼~麻煩終於走了!這下子耳根終於清淨了!」笑劍鈍想,「此人是吾畢生所見最優秀的刀者。」說完,只見笑劍鈍的衣袖被削落一片,雖然笑劍鈍對漠刀絕塵沒什麼好感,但對他的刀藝還算認同。「雅少,大哥哥是好人,你千萬不要和他發生衝突好不好?」霜兒用懇求的眼神看著笑劍鈍。「放心,此事我會妥善處理。對了,妳還沒說清楚為何突然前來此地找我,難道妳只是單純想念我嗎?如果想念我只要寫信給我就好啦,何必大費周章跑來呢,這麼想來給雅少抱抱啊?!」笑劍鈍自戀地說。

「嗚嗚…」霜兒突然梨花帶淚的哭著。笑劍鈍以為自己把霜兒弄哭了,慌忙問道:「怎麼了,霜兒?雅少剛才只是跟你開玩笑而已啦,別哭、別哭...乖乖...」「不是雅少的錯啦,是因為、因為...嗚嗚...大家、大家都死了啦...嗚哇啊啊啊...」霜兒哭得更加大聲,悲哀的哭聲貫徹雲霄,令聞聲者皆為之動容。

「什麼!霜兒妳快說清楚,妳說他們全部都...死、死了...」笑劍鈍瘋狂的搖著霜兒的肩膀問。「事情是這樣啦......」霜兒將事情原委一五一十的告訴笑劍鈍。「天下封刀,為什麼如此殘絕?為什麼啊!」笑劍鈍怒吼。意外的悲劇,使笑劍鈍悲憤的無法自己,話未落,兩道強悍無比的刀光閃入,天刀即刻回神擋下一刀,但另一刀卻傷及了霜兒。

「呀!」霜兒的肩膀受了一刀,鮮血汨汨流出,她因為傷口的劇烈疼痛以及受了驚嚇,馬上就要不支倒地。「霜兒!」笑劍鈍及時接住險些落地的雙兒,再將左手的衣袖撕下,為霜兒包紮傷口。此時刀無形慢步走來,「哈哈哈,天刀笑劍鈍!」刀無形狂妄的笑著。「你是何人?」笑劍鈍怒視著刀無形。「天下封刀的大少主,刀無形。」刀無形仍以狂妄的姿態俯視著笑劍鈍說。「天下封刀為何一直針對我?」笑劍鈍不解地問。「因為你殺了我唯一的二弟,殺人就該償命。當然,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最主要的原因當然是因為——我爽!」刀無形說。

「你、欺人太甚!」笑劍鈍憤怒的大吼。刀無形怒火上身、笑劍鈍怒氣攻心,兩人身影交錯、刀勢越走越急。笑劍鈍不能明白,為何越是忍讓、越是製造悲劇,越是逃避、越是沉淪?

「殺,喝!」刀無形突然眼露冷光,「嗯,這是...?」笑劍鈍疑惑。「死來!」刀無形冷光再現,此乃必殺的一招,天刀一時愕然,生死一瞬,兩人交接而過,塵埃落定。「這、怎麼可能?!你、為何...能不受影響?呃啊...」刀無形震驚,頸上鮮血噴濺,無法置信的結果,刀無形含恨而終。

「唉,為何總要逼的我忍無可忍?」笑劍鈍嘆氣,並將霜兒抱進屋內休息、治療。


待續
——————/////我是分隔線////———————
各位大大,我又來更文了喔!
希望各位看完文以後能留下心得感想,不管是批評或是讚美都可以喔~

评论(2)
热度(6)

© Tina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