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御不凡、天海光流、公子開明、默蒼離、黑白郎君(指定魔戮血戰胸肌版(X

配偶:御不凡

CP(霹靂):漠御、羅黃、皇悅、泉風、失赤、香情、赤鷺、失雀、楓湘、楓櫻、一懸、風浪、劍玉、任淨、魔赤....

CP(金光):笑光、何俏何、赤俏、俏燕、默杏、撼夙、策飄策、恨心、始玉、禪濤禪(一步禪空x金剛尊)、禪錦、觴淵、玄欣、尸弦...

霹靂停追(天罪到聖魔戰印),金光緩追中(決戰時刻到墨世佛劫)

lofter基本上堆放舊文~~文章首發網站為36雨~

雪(策馬天下X師九如)短篇

一、
「哈、哈啾!靠北!冷死了!這裡的天氣根本和我在國內聽說的完全相反!嗜殺者這混球還跟我說這裡一年四季都是豔陽高照,就算整個人一絲不掛脫光光,也會被曬到虛脫!臭小子敢騙我,回去看我怎麼修理他?!」策馬天下抱怨道,他一手捏著鼻子,以防鼻水滴到衣服,而另一手則在背包內翻找手帕。

「先生,請問需要幫忙嗎?」這時,一聲溫柔婉轉的音調傳進了他的耳裡。

「蝦密?在這窮鄉僻壤也能遇到艷遇,我未免太幸運了吧?!」策馬天下暗忖。

策馬天下趕緊抓抓頭髮,稍微整理一下儀容,喜不自勝的迴身。

「Mother !被耍了!」卻見一位歲數看起來和自己差不多的青年手上拿著一條手帕遞向他,笑容滿面的看著自己,使他頓時有種想拿刀砍人的衝動。

「嘖!不用了!我又不是窮光蛋,區區一條手帕我還是有的!不勞先生費心!」策馬天下厭惡的說,一手仍在背包東翻西找。

策馬天下很討厭接受別人的幫助,因為要還別人人情什麼的,太麻煩了。

不過如果對方是個美人,那就另當別論了。

然而,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策馬天下不由得驚叫一聲:「奇、奇怪!我明明記得有帶的!啊!是那個時候,我一離開港口就被不知哪來的土匪給搶了!實在有夠倒楣!」

「先生,請用吧。寒舍尚有一間空房,如果先生不嫌棄,可以先來寒舍借住幾天...不知先生有何想法?啊...」男子話才剛說完,掌中的手帕便被策馬天下奪去。

「哼!告訴你,現在我身上可是一塊銀兩都沒有,你要是對我別有所求,那很抱歉,吾無以回報。」策馬天下緊緊握住背後的劍柄,態度強硬的說。

「呵,相逢自是有緣,吾不會貪圖先生身上任何物品,還請先生放心!吾只是不願見到有人在這冰天雪地中挨餓受凍,啊...我們走吧...這裡太冷,回到寒舍再與先生一敘。」觀察到策馬天下雙腿頻頻發抖,青年趕緊結束話題,邁開步伐,往自己家的方向前進。

「嗯...」策馬天下點頭,跟著男子走了幾步路。

「呀!」突然,策馬天下腳底一滑,整個人摔的人仰馬翻。

「先生,你沒事吧?」青年聽到身後傳來一陣巨響,趕忙跑到策馬天下身邊。

只看見策馬天下坐在地上,數次掙扎著要站起來,但雙腳卻總在要站起的瞬間疲軟。

「先生,我幫你吧!你的左腳好像...」男子說,並伸出手要將策馬天下拉起。

又是那種眼神!

他討厭別人那種同情的眼神,這樣讓他覺得自己好似廢物一般,他不需要幫助!

因為他要證明,他不是廢物!

「吾無需你的幫忙!吾自己可以!」策馬天下大力的、毫不客氣的拍掉男子的手,將披風遮蓋在曾經受過傷的左腿,再將背後的寶劍置於身前,雙手按住,終於慢慢站起。

「先生,我的腿有點麻,走不動,先生可否把肩膀借我一下?」男子問。

「哼,真沒用!連自己都照顧不好,還妄想幫助別人嗎?」策馬天下鄙夷的說,當然他知道男子真正的意思,因為不想揭開他過去的傷疤,所以男子選擇這麼做,算是變相的幫助他。

所以說,接受別人的幫忙最討厭了!

而後他將青年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兩人不發一語,緩慢的並肩而走,在雪地留下兩對深淺不一的腳印。

走了約十幾分的路程,兩人來到了男子所稱的“寒舍”——一間看起來又舊又破的茶肆。

「喂,這裡就是你家麼?還真的是“寒舍”呢!吾說,等會要是雪下的更大,那你這屋頂會不會被壓垮啊?吾可是還沒活夠呢!」策馬天下嘲諷道。

「哈哈,先生說笑了!吾已在此地待了五年,並不曾發生過先生所說之事。要不明天吾替先生找間客棧?」男子笑了笑,領著策馬天下進到屋內二樓。

「嗯,前面那句話當我沒說。這裡很舒服...」策馬天下把背包等物品靠在牆邊後,便跑到壁爐前取暖,熾熱的火焰將凍僵了的身子烤得暖烘烘的,策馬天下十分滿足。

「呵,先生喜歡就好。對了,先生這邊坐,不要離火源太近,不然會被燒傷的。」男子拉了把有靠背的椅子到策馬天下身後,要讓他坐下。

「沒關係,站著的話比較能烤到全身。」策馬天下說,然後再把手靠近壁爐一些。

「唉,好吧,就隨先生了。不過...」

「啊,你、你做什麼!?」突然被按椅子上的策馬天下驚呼。

「先生,稍安勿躁,不要亂動!等一下就好。」男子安撫著策馬天下,一手梳著他的秀髮,另一手拿出一條灰藍色的髮帶。

「呃…好癢...」當男子的手指碰到策馬天下的頸部,策馬天下不禁縮了一下脖子。

「那你用手按住吧...我現在無暇分身...」男子說,他的手指仍是仔細的梳著策馬天下的髮絲。
折騰了好一會兒,男子終於把策馬天下的頭髮束成一條馬尾。

「呼...害我緊張了一下...話說你綁頭的技術實在很不怎樣!你好幾次要把我的頭髮扯掉,你知道嗎?!」 回想剛才所發生的情景, 策馬天下就覺得很恐怖,連忙用手背擦了擦額頭沁下的汗水。

「啊...真的很抱歉,先生。 因為我沒有替別人綁髮的經驗...下次我會小心的....」男子不好意思的低下頭說。

「哪裡還有下次?!你想太多了!給你綁一次我的頭髮就掉的差不多了,你以為我還會給你綁第二次嗎?!唉,我可憐的頭髮,明天我找個地方給你們立個衣冠塚吧...」策馬天下抓著幾根髮絲,搖搖頭嘆息道。

「呃…請先生節哀順變,不要太傷心,頭髮之後一定還會再長的。對了,我下去燒壺熱水給先生,等會再帶先生去房間...」男子不知該如何安慰策馬天下,只好找個理由趕快脫身。

「噗...哈哈...還節哀順變咧!你這人還真有趣!頭髮的事你不用放在心上啦!“反正頭髮還會再長”,這不是你說的嗎?」策馬天下被男子的反應逗得開懷大笑,這個人呀,真是太可愛了。

策馬天下忽然想到,自己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樣笑過了,上次這樣笑過,是什麼時候?

「那...那我先下去...請先生休息片刻...」男子看到策馬天下突然笑得這麼開心,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等一下 !那個...我叫策馬天下!以後你就這樣叫我吧!我跟你年紀看起來差不多,所以你別再叫我“先生”了,雖然我可能真的比你“先生”!對了,你叫什麼名字?」策馬天下問。

「吾名喚九如,敝姓師。小馬可以喚吾九如或是老師喔!」師九如開玩笑道。

「啥?小馬!好肉麻的稱呼!你要是嫌策馬天下四個字太長,可以叫我策馬,但就是別喊我小馬!」策馬天下抗議道。

「呵呵,那我先下去了。小馬你可以坐著閉目養神或是看一看書櫃裡的書...我去去就來。」師九如說,左手按著扶手準備下樓。

「喂!師九如!你給我等一下!」策馬天下將他喊住。

「嗯?」師九如疑惑的停下腳步。

「謝、謝謝你...然後...這幾天,麻煩你了...」策馬天下有些彆扭的說。

「呵,請多指教,小馬。」師九如微笑著說,然後慢慢走下台階。

待續 

---------------------我是分隔線----------------------------
其實李某對師九如和策馬天下並不孰悉........
只有看過一些片段.........
不知道李某寫出來的策師是否還有原本的味道.....
話說這篇原本打算首樓完結的.....
結果一不小心廢話打太多....就變成這樣了orz

目前不確定大概會寫幾回....

评论
热度(1)

© Tina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