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御不凡、天海光流、公子開明、默蒼離、黑白郎君(指定魔戮血戰胸肌版(X

配偶:御不凡

CP(霹靂):漠御、羅黃、皇悅、泉風、失赤、香情、赤鷺、失雀、楓湘、楓櫻、一懸、風浪、劍玉、任淨、魔赤....

CP(金光):笑光、何俏何、赤俏、俏燕、默杏、撼夙、策飄策、恨心、始玉、禪濤禪(一步禪空x金剛尊)、禪錦、觴淵、玄欣、尸弦...

霹靂停追(天罪到聖魔戰印),金光緩追中(決戰時刻到墨世佛劫)

lofter基本上堆放舊文~~文章首發網站為36雨~

漠刀絕塵X御不凡

九、啓程

「絕塵,霜兒的身體已經恢復,你們今天就要啓程了吧!」御不凡問。「嗯。」漠刀絕塵回答。此時霜兒從屋內走出。「大哥哥,你們談好了嗎?」霜兒問道。「啊,霜兒醒了啊!我跟絕塵本來要談的,無奈剛才有個賣香腸的搗亂...所以沒談成...」御不凡說。「如果還沒的話,那我先去外面晃一下好了!」霜兒說,轉身要離開。「霜兒真貼心,來,給哥哥抱一個!」御不凡說,並作勢要給霜兒一個大大的擁抱。「不要!」霜兒有些淘氣的說,接著跑向外面。

「這...這...臭霜兒...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很多人想抱我還抱不到咧!我主動投懷送抱...她竟然還不要!果然她已經是絕塵你的人了嗎...?」御不凡喋喋不休的抱怨著。「不要把我扯進來。我們趕快進入正題吧...」漠刀絕塵說。「絕塵,我要先離開了!」御不凡說。「你...又要走了...你欲往何方?」漠刀絕塵說。「對抗羅喉、捍衛自己的門派,而且我也要調查香腸(俠腸)所說之事...」御不凡無奈地說,腦中所想卻不敢開口:「我其實不想跟你分開,我好想一直待在你的身邊...絕塵..」

「你也是天下封刀的一員?」漠刀絕塵問。「你不是早就懷疑了嗎?當初我離開荒漠,我與小妹便隨家父加入了天下封刀...」御不凡笑笑著說。「嗯..那你現在要回去?」漠刀絕塵問。「當然囉!像我這麼有義氣的人,怎麼可能放同伴孤軍奮戰?」御不凡自豪地說。「你等我,我會回來!」漠刀絕塵說。「你呀...當初我極力誘拐你,要你加入天下封刀你說不要。現在怎麼...又反悔啦?!而且,我才不要等你咧,你身上背負太多包袱了,我可不想被你拖垮。等你我的事情各自了結,若有緣分自然會再見面的...」御不凡裝作輕鬆地說,心想:「你已經讓我等那麼久,現在...還想讓我等..嗎?」

「但羅喉非是一般高手。」漠刀絕塵擔心地說。「放心、放心...像我這麼怕死的人,怎麼可能隨便犧牲?雖然我的刀法比不上你,但我至少也不是三腳貓。而且我一定要看到你和霜兒的婚禮,不對...是孩子,一定要看到你倆的孩子,不然我一定會死而有憾的!時候不早了,我去叫霜兒回來!」御不凡安慰漠刀絕塵說。此時霜兒返回,「大哥哥,你、們、說、完、了、嗎?」霜兒好像很有元氣的大喊。

「妳也沒跑多遠嘛,小丫頭!妳該不會像大哥哥我一樣,躲在那裡偷聽吧?」御不凡指著一旁的草叢說。「我才不會像大哥哥一樣這麼沒品呢!」霜兒開玩笑地說。「沒、沒品...!像我這麼優雅的人,居然被一個小孩說沒品,實在是恥辱、恥辱啊!我沒臉見人了!」御不凡把臉埋在手心中,裝作好像真的不敢見人的樣子,但他的指縫卻打得很開。

「漠刀不凡,你不要鬧了!」漠刀絕塵走近御不凡說道。「漠、漠刀不凡?!絕塵,你是不是病了,我是御不凡,我姓御!」御不凡說。「你不是說你要是不打我就跟我姓嗎?」漠刀絕塵有些故意地問。「什...什麼?你竟然還記得!那還不是香腸過來搗亂,不然你早就被我打死了!」御不凡生氣地說。「反正你就是沒打到我,所以你就是漠刀不凡。」漠刀絕塵堅持地說。「你...你...過分!前面說的不算、不算!對了,那我現在打你就好了嘛,那個又沒有有效期限!你就乖乖做好覺悟吧,哈達!」御不凡耍賴說,並伸出拳頭要K漠刀絕塵。

「哪有人像你這樣耍賴的,我才不會被你打到!漠、刀、不、凡!」漠刀絕塵接住御不凡的拳頭後更加故意地說。「你...我一定會打到你的!你給我過來~有種別走!」御不凡氣鼓鼓地說,打算上前打漠刀絕塵幾個巴掌。「霜兒,走吧!」漠刀絕塵對身後一直看著熱鬧的霜兒說(但其實霜兒只認為這是他們倆人“友好的”相處),並邁步走開。「哦。」霜兒回答。

「霜兒,絕塵他是一個不擅長表達的人,但有時後行動卻比言語來得更為實際。」御不凡將霜兒留下說道。「嗯,我知道,你們兩個都是大好人。」霜兒點點頭說。聞言,御不凡想起了小時候和漠刀絕塵相處的時光....

「御不凡,你醒一醒,我已經幫你把毒吸出。我馬上去找父親過來救你,你等我,我一定會回來...」小絕塵說。見御不凡出神,霜兒連忙叫喚:「大哥哥,你睡著了!」「啥,我的糗樣又被看到了嗎,我應該沒流口水吧?對了,絕塵已經走遠,你不趕快追上嗎?」御不凡說,並拿出手帕擦擦嘴角。「大哥哥,你不跟我們一起走嗎?」霜兒問。

「我尚有要事,得在此與你們分開。」御不凡回答。「哎,好可惜哦,本來想請我們家雅少好好招待你們兩個,報答你們的救命之恩...」霜兒遺憾地說。「哈哈,將我的份回報在那個呆頭身上就好...」御不凡摸摸霜兒的腦袋說。「大哥哥,既然你要離開,那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霜兒問。「有什麼問題就儘管問吧!大哥哥我這麼聰明,你不問我,難道要去問那個阿呆嗎?」御不凡說。

「你上次所吟的詩是什麼意思?」霜兒問。「誒,這個嘛...等妳長大成人後自然就明白了!」御不凡神秘地說。「哼,大哥哥騙人,明明說什麼都可以問的!」霜兒不滿地鼓起臉頰。「我哪有騙妳,我是有說妳可以問我,但我沒說一定會回答妳啊,呵呵。趕快去吧!」御不凡推著霜兒。「好啦,大哥哥再見。」霜兒說,並急忙跑到漠刀絕塵旁邊。

「走吧。」漠刀絕塵對霜兒說。「等一下,這個送你!這是我剛才在外面撿到的,當做我的答謝。」霜兒拿出一條佛像項鍊說。「不用了。」漠刀絕塵婉拒了霜兒。「我不管啦、我不管!你一定要收下,不然我就不走了!嗚嗚...」霜兒鬧著說,還在地上打滾。「這...好吧。」漠刀絕塵收下,順帶把霜兒拉起。「這孩子...怎麼跟御不凡一個樣子?難道是御不凡剛才教她的嗎?」漠刀絕塵邊走邊沈思著。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御不凡口中念著自己的詩號,而在此時也天降甘霖。「哈,這場雨來的真是時候啊!」御不凡說,「漠刀不凡啊...這個稱呼,老實說...我不討厭...感覺就像是....冠夫姓一樣呢...呵呵...」御不凡有些開心地想。「我先去石屋睡會吧,等會再出門!」御不凡自言自語地說,接住走進石屋。

待續

----------////我是分割線////----------------

各位大大好久不見,我又來更文了!

小御不凡:姐姐,妳是鬼嗎?

李某:不是啊!你為甚麼會這麼問?

小御不凡:因為上次絕塵說葬儀社的要把妳收走了...

李某:拜託~那個小屁孩的話不能信啦!就像他把我的封口糖拿去,結果還不是把我的秘密說出去了....(省略3600多字)

小漠刀絕塵:哦~妳還在啊!

李某:死小鬼,你這什麼口氣!

小漠刀絕塵:妳的“人氣UP!UP!作戰”似乎沒多大起色呢!我看你就別寫了,乖乖唸書吧。

李某:關你屁事!有句話叫“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你難道沒聽過?

小漠刀絕塵:這女人,又在為人氣不佳的事找藉口了!別理她,御不凡,我們走吧!

李某:.....

评论
热度(6)

© Tina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