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御不凡、天海光流、公子開明、默蒼離、黑白郎君(指定魔戮血戰胸肌版(X

配偶:御不凡

CP(霹靂):漠御、羅黃、皇悅、泉風、失赤、香情、赤鷺、失雀、楓湘、楓櫻、一懸、風浪、劍玉、任淨、魔赤....

CP(金光):笑光、何俏何、赤俏、俏燕、默杏、撼夙、策飄策、恨心、始玉、禪濤禪(一步禪空x金剛尊)、禪錦、觴淵、玄欣、尸弦...

霹靂停追(天罪到聖魔戰印),金光緩追中(決戰時刻到墨世佛劫)

lofter基本上堆放舊文~~文章首發網站為36雨~

漠刀絕塵X御不凡

八、恩人、跟蹤狂

過了多天,漠刀絕塵在一處樹林裡撿到了一個單純的女孩。那時她被一群匪徒準備劫色,要不是他以拳頭將其制服,恐怕女孩已遭遇不測,而那名少女名喚霜兒。

石屋之內,漠刀絕塵與大夫正在照料昏迷多天的霜兒。「啊!啊!」霜兒喊著,一邊揮舞手腳,她的腦海中不斷浮現家人慘亡之情景。「不要殺他們、不要殺我...」霜兒仍在叫喊。「為何她至今未醒?」漠刀絕塵擔心的詢問大夫。「照她的情況看來,可能是受了很大的打擊,所以無法擺脫夢魘和精神上的折磨,因此導致病情惡化、昏迷不醒。」大夫回答。「那該如何是好?」漠刀絕塵問。「我已讓她服過藥,大概數時之內便會清醒。那我先走了。」大夫說。「多少費用?」漠刀絕塵問。「不用了,上次你給我的已經太多了。」大夫說完便離開石屋。

「打擊?難道是她之前所說...」漠刀絕塵回憶,接著準備步出石屋。突然,「雅...雅少...我想聽你拉胡琴,你拉的曲調最好聽了!」霜兒在夢中說道。隨後漠刀絕塵走出屋外,拿出葉笛,想起御不凡在信中所寫。接著他吹起葉笛,而屋內的霜兒聽到後,顯然情緒不再那麼緊崩,「雅少,真好聽。」說完,霜兒又沈沈睡去。雖無言語,卻是千頭萬緒,風吹笛音,道盡人間離合。此時,在林間的御不凡聞聲來到暗處:「絕塵,你,終於想起來了嗎?」

過了大約兩個時辰,霜兒終於清醒,走出石屋。「妳醒了。」漠刀絕塵說。「多謝大哥哥的照顧,霜兒才能康復。」霜兒說道。「龍王厝離此地不遠,等妳身體完全回復,我陪妳一同前往。」漠刀絕塵說。「真的嗎?太好了,大哥哥你真是個好人!」霜兒高興的手舞足蹈。而在暗處的御不凡突然從草叢間跌了出來,「哎呦!痛、痛、痛!被發現了!」御不凡看起來很痛苦地喊道。「嗯,你是誰?」霜兒好奇地問,但她並沒有要扶御不凡起來的意思,因為她已經學到教訓了 — 不要隨便接近陌生人。

「跟蹤狂。」漠刀絕塵冷冷地說。「喂,什麼跟蹤狂,我這是在關心你耶!你不要假裝不認識我啊,快來扶我起來!」御不凡對站在一旁冷眼旁觀的漠刀絕塵喊。「嗯,你怎麼了?」漠刀絕塵問蹲著的御不凡。「我...我在這裡蹲太久,腳抽筋站不起來,快拉我起來啦!問那麼多幹嘛?木頭!」御不凡對漠刀絕塵扯著喉嚨大吼,漠刀絕塵聞言,趕緊把他拉起,扶他到旁邊的椅子上。

「大哥哥,你到底是什麼人?」霜兒好奇的問。「哎呀,大嫂說笑了,我是絕塵的生死至交。」御不凡回答。「大嫂...呵呵」霜兒對眼前之人感到很是有趣。「哎喲,像我這麼有禮貌的人,對妳當然要以大嫂相稱,不是嗎?」御不凡開玩笑說。
「我與她毫無關係!」漠刀絕塵像是怕御不凡誤會的樣子,急忙辯解。「毫無關係,我怎麼看不出來?」御不凡見漠刀絕塵急忙解釋的模樣很是可愛,便想著再多欺負他一下。

「原來大哥哥你叫絕塵!」霜兒終於知道了恩人的名字,看起來十分高興。「你來此何事?」漠刀絕塵問。「我來這探望你啊,順便看看你的媳婦!想不到你深藏不露,竟然誘騙未成年少女!」御不凡說,還用手肘頂頂漠刀絕塵。「大哥哥真愛開玩笑,我跟絕塵大哥真的沒什麼!」霜兒說。「什麼!你們之間真的什麼也沒有嗎?為什麼這麼可惜!」御不凡大大的嘆了一口氣,而一旁的漠刀絕塵則用白眼瞟他,眼神中透露著 — 你在胡說試試看,等會你會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對了,大哥哥你叫什麼名字?」霜兒問。「在下笑定千秋御不凡,未知大嫂姓名?」御不凡問。御不凡顯然是沒注意到漠刀絕塵的殺氣,或是有注意到,但認為他不會對自己動粗,但御不凡顯然錯估了漠刀絕塵的耐性,只見漠刀絕塵一聽完,直接把御不凡一屁股從石椅上踹下來。「我叫霜兒!」霜兒回答,並將御不凡扶起。「霜兒,顏若冰霜,眉如飛絮,日後必定是個絕代佳人!霜兒妳先進屋裡,我有事跟這位大哥哥談。」御不凡摸著有些腫起來的屁股,邊對霜兒拍馬屁。霜兒聞言便進到屋內。

「你踢什麼踢?很囂張嘛!想幹架嗎?今天我不好好教訓你,我就跟你姓!」御不凡收起笑臉,一邊擺出一臉痞子樣對漠刀絕塵說,一邊摩拳擦掌,蓄勢待發。「奉陪。」漠刀絕塵簡短的說。而就在兩人出拳之際,俠腸無醫來到,他快速的插到兩人中間想要緩解氣氛,說:「使大普哦哦哦哦(stop).....」。無奈,拳頭不長眼,兩拳十分實在的打在他的臉上。

「Oh my god!我好像看見上帝了,他對我招手說Hello!」俠腸無醫頭昏眼花,腦筋有些不正常的說。「你是何人?」漠刀絕塵問,雖然他揍了人,但他的臉上似乎看不見一絲悔意。「俠腸無醫。」喝了御不凡給的茶水,俠腸無醫的腦袋終於比較清醒了。「噗!香腸無醫!好好笑的名字!你是賣香腸的嗎?」御不凡聽到俠腸無醫的名字後捧腹大笑,滿地打滾。

「笨...笨蛋!他是叫俠腸無醫!對不起,他耳朵有些問題。」漠刀絕塵說,但俠腸無醫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正努力憋笑。「原來是天下封刀的新進人員,刀法高超,武功蓋世。」御不凡看著俠腸無醫腫得像豬頭的臉說,但他和漠刀絕塵兩人卻又不約而同想到了 — 俠腸無醫剛才被揍的神智不清的模樣,兩人不禁又笑了出來。「絕...絕塵,你...笑什麼?不覺得這樣對客人很沒禮貌嗎?」御不凡憋著笑對漠刀絕塵說。

「你自己還不是一樣。閣...閣下何事?」漠刀絕塵也正拼命忍笑,但俠腸無醫卻完全不明白他倆到底在笑什麼。「在下奉召刀令而來,羅喉之亂在即,請漠刀絕塵念在過往交情,加入天下封刀,一同對抗邪惡勢力。」俠腸無醫說。「待我解決荒漠一族之血仇,我會前去幫忙。」漠刀絕塵回答。「多謝壯士相助,現在已經證實殺害二少主和消滅荒漠一族之凶手是同一人,就是天刀笑劍鈍。」俠腸無醫說。

「你怎麼知道?」御不凡問。「佛祖托夢跟我說的!」俠腸無醫謊說得臉不紅氣不喘的。「佛祖是怎麼說的?」御不凡好奇。「祂說:『俠腸無醫啊!消滅荒漠一族的,還有殺害天下封刀二少主的就是那個挨千刀天刀笑劍鈍。你一定要為民除害啊~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俠腸無醫繼續扯淡,「時候不早了,我先走了。」俠腸無醫說完便離去。

「天刀笑劍鈍...荒漠...」漠刀絕塵念著,眼神似乎燃燒著濃濃的殺氣。「等等啦,楓岫主人不是說凶手是六神刀之一的瘋刀嗎?」御不凡想阻止漠刀絕塵的衝動。「可是佛祖都說了,凶手就是天刀笑劍鈍...」漠刀絕塵說。「你怎麼確定佛祖會托夢給他這個賣香腸的?賣香腸的造那麼多殺生業,佛祖才不敢靠近呢!」御不凡說,並想:「此時需請楓岫主人查證,聽說他是什麼通靈師的樣子....」

待續
---------////我是分割線/////--------------
各位大大我又來了,對不起讓您期待那麼久!(誰跟妳說的?)
其實這篇文前兩天就大致完成了,但是一直沒時間發!(對不起,磕頭)
最近覺得是不是自己肚子裡的墨水已經要見底了,都想不到該寫什麼,不知道能不能撐到結局啊~(哭)
我是不是該去文具店買點墨水來補充呢?(沈思)

评论(2)
热度(6)

© Tina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