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御不凡、天海光流、公子開明、默蒼離、黑白郎君(指定魔戮血戰胸肌版(X

配偶:御不凡

CP(霹靂):漠御、羅黃、皇悅、泉風、失赤、香情、赤鷺、失雀、楓湘、楓櫻、一懸、風浪、劍玉、任淨、魔赤....

CP(金光):笑光、何俏何、赤俏、俏燕、默杏、撼夙、策飄策、恨心、始玉、禪濤禪(一步禪空x金剛尊)、禪錦、觴淵、玄欣、尸弦...

霹靂停追(天罪到聖魔戰印),金光緩追中(決戰時刻到墨世佛劫)

lofter基本上堆放舊文~~文章首發網站為36雨~

楓岫主人X拂櫻齋主——中秋節賀文

「喂!喂!楓岫,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拂櫻齋主一把掀起蓋在楓岫主人身上的棉被,一臉興奮地問。

「嗯…唔...是你這婆娘的生日嗎?不要為這種小事就把我叫起來好不好?!女人就是這樣,真是麻煩...我還想睡呢!晚安,哈啊~」楓岫主人打個大大的哈欠,接著又想要鑽進溫暖的被窩裡。

「甚麼叫我這婆娘!還有你說什麼我的生日是小事,你給我起來說清楚!你給我起來!現在已經中午12點了,你還睡什麼睡!還有我跟你說過幾次,不要叫我女人!」拂櫻齋主再次一把扯下蓋在楓岫主人的棉被,猛力揪著楓岫主人的耳朵憤怒的罵道。「啊啊啊啊!對不起!老婆大人,我知道錯了,我知道錯了!千錯萬錯全都是我的錯!請您高抬貴手,放了我吧!」楓岫主人哭著求饒。

「你給我跪下,別用這種眼神看我,沒用!然後說一百遍:『我是王八蛋!』,這樣我就勉強原諒你。」拂櫻齋主瞪著楓岫主人說,無視了楓岫主人看起來楚楚可憐的表情。

「一定要跪嗎?」楓岫主人問,心中還帶著一絲期待,期待拂櫻齋主不會這麼狠心,真的讓他罰跪。
而答案正如他心中所預料的一樣,跪,其餘免談。「那能不能少唸幾遍?唸80遍就好!拜託!」楓岫主人再度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但在拂櫻齋主的眼中看來,就像唐老鴨裝可憐,更惹人厭。

「我說100遍就100遍!」

「80遍就好嘛!」

「120遍!」

「80遍啦!」

「150遍!而且要唸得讓大家都有聽到!」

「…………」最後,楓岫主人不再跟拂櫻齋主殺價了,大聲地唸了150遍的「我是王八蛋!」,一邊唸還一邊抹眼淚。

「我要出去了!午飯你自己看著辦吧!」拂櫻齋主怒氣沖沖的準備穿鞋出門。「等...等等!你要去哪裡啊?你沒有留錢給我,我怎麼買午餐?」楓岫主人急問。

「去嘯龍居打麻將!沒有錢買飯!哼!那你就去外邊跟人討吧!」「碰!」拂櫻齋主將門一甩離開。

「現在女人都這麼難搞嗎?臭老婆!我的耳朵都快跟劉備一樣長了!醜八怪臭老婆......啊,拂櫻!你今天回來的好快!哈哈...」一聽到門外一片鴉雀無聲,楓岫主人還以為人已經走了,便開始碎碎念,說拂櫻齋主的壞話,卻不料人會突然折返。

「啪啪啪!」只聽到三聲清脆的連擊,楓岫主人的臉上也出現了三道掌印。「忘了帶鑰匙。沒想到你都是在我出門後講我壞話啊!楓岫,最近你膽子變得蠻大的嘛!」拂櫻齋主冷笑著說,楓岫主人頓時感到背後一陣惡寒。

「櫻,別這樣嘛!我開個玩笑啦,玩笑,玩笑!你再生氣的話臉上會有更多的皺紋哦~」楓岫主人還不知死活的開了個足以讓他被狠打十個耳光的玩笑,果然,「劈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十個掌印毫不留情的刻在了楓岫主人的臉上。「我出門了,好好保重。」拂櫻齋主微笑著跟臉上熱得發腫的楓岫主人道別。

「呼,終於走了!嗯,今天...是中秋節啊!真是的,今天忘了訂餐廳了!難怪小櫻這麼生氣...先把土司吃完再說吧...」楓岫主人抬頭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月曆,啃著吐司說。

---------------------------------------------------------------------------
將鏡頭轉至嘯龍居

「拂櫻,你怎麼回事?明明平常打牌都你在贏的,今天怎麼輸得一塌糊塗!我可是押你贏呢,你爭氣一點行不行?!不然黃龍如果知道我輸了這麼一大筆,他一定會砍死我的!」極道先生誇張的說,還比劃著醉飲黃龍會怎麼砍他的模樣。

「拜託!尚風悅,你別開玩笑了!你家醉飲黃龍這麼寵你,這是天下皆知的事。大家都羨慕死了,你是還在抱怨什麼啦!」阿修羅調侃道。  

「吵...吵死了!我只是說得比較誇張一點而已嘛!他哪有很寵我,老是要我幫他照顧那些麻煩的弟弟們!」極道先生一下炸紅了臉頰。

「呼...呼...小悅,原來你在這裡!我找你好久,打電話給你也沒接,害我擔心得要命。是有人說看到你在這裡,我就一路跑過來了。」醉飲黃龍大口喘著氣說。

「真是的,我不是有留紙條嗎?我放在你鞋墊下,這麼明顯的地方你怎麼沒看見!就算沒看見,穿著的時候也會有感覺吧!」極道先生理直氣壯地說。

「放在鞋子裡哪有很明顯!白痴嗎?這局是我贏了,給錢!唔呃!你做甚麼?」少獨行才剛說完,就感覺有一股引力把他從椅子上拉起。

「道歉!不准你罵我可愛的小悅!」醉飲黃龍生氣地說。

「白痴嗎?我是在替你說話耶!」少獨行也不甘示弱地反擊。

「黃龍,少獨行說的有道理,的確放在那裡很少人會看到,你就別衝動了。」眼看兩人就要打起來,極道先生趕緊出來打圓場。

「是根本沒人會看見吧!」阿修羅雖然想吐嘈,但看現在氣氛不大對勁,還是把話吞回肚子裡。

「哼!要不是小悅替你說話,不然我早就把你碎屍萬段了!」醉飲黃龍轉過頭哼了一聲。「黃龍,就跟你說別吵了。」極道先生說。

「好~都聽小悅的!對了,小悅,你有看到我放在花瓶裡的私房錢嗎?不知道這錢跑去哪了?」醉飲黃龍抱住極道先生說。

「這...這個嘛...」極道先生吞吞吐吐的,不知道到底該不該把自己偷拿別人私房錢的事,告訴醉飲黃龍。

「哎呀,看來極道要倒大楣了,嘻嘻,好戲登場了~」御不凡在一旁偷笑。「御不凡,你在笑什麼?」漠刀絕塵不明白地問。「問這麼多幹嘛,你也過來坐著看戲啊!你擋著我看不見啦!」御不凡硬把漠刀絕塵拉到椅子上,然後伸長脖子看看現在演到哪一幕。

「唉,這現在是怎樣,有人能解釋一下嗎?」看著醉飲黃龍緊抱著極道先生,好像留著鼻涕說委屈你了之類的話,御不凡合上自己快掉到桌底下的下巴,向旁邊的拂櫻齋主問。

「就是極道在那邊騙說他拿醉飲黃龍的私房錢給他兄弟買月餅禮盒,因為醉飲黃龍的錢不夠,他還有幫忙倒貼...不過當然他都是掰的,醉飲黃龍實在很笨,這樣的謊話他居然也信...」拂櫻齋主向御不凡和漠刀絕塵解說劇情,還嘆了口氣搖搖頭。

--------------------------------------------------------------------------
再將鏡頭轉回拂櫻齋

「嘿咻!嘿咻!呼~~終於完成了!我的愛心月餅,拂櫻吃了一定會很高興的!真是讓人迫不及待啊~他的氣頭應該已經消了,得趕緊把他接回來!」楓岫主人看著手上這一盤外表讓人垂涎欲滴的月餅,哼著歌愉快的說。

「小櫻,我來接你了。」楓岫主人一腳踹開嘯龍居的大門,翩翩來到拂櫻齋主的面前。「小...小櫻!噗!喂,拂櫻!他在家都這樣叫你的嗎?」阿修羅在旁邊笑著說。

「你!!!我不是說不要在別人面前這樣叫我嗎!楓!岫!」拂櫻齋主狠狠瞪著楓岫主人,等他給自己一個合理的交代。

「哎呀!小櫻這稱呼不是也挺好的嘛!以後我們就這樣叫你啦!對吧,小櫻。然後也可以叫楓岫小楓!」極道先生又跳出來想解決這對夫妻之間的尷尬。

「對你的...大頭鬼啦!!什麼小楓,你以為是魔法咪路咪路喔!楓岫,你跟我回去,在到家前你最好能給我個很好的理由!」拂櫻齋主揪著楓岫主人那可憐的已經快垂到肩膀上的耳朵,往拂櫻齋的方向拖行。「對...對不起嘛,小櫻!我一時太高興了,不小心就忘了!」楓岫主人揉著自己那真的已經垂到肩膀上的耳朵,無辜地對拂櫻齋主說。

「你!你還叫!欠打是不是!什麼事讓你這麼高興啊,是不是在家裡說我的壞話說的很爽,所以很高興呀?!」拂櫻齋主生氣地搥著楓岫主人的背說。

「痛!痛!拂櫻,搥背不是這樣搥的,你太大力了!我是有好東西要給你啦!」楓岫主人摸著有些發疼的後背對拂櫻齋主說。

「我沒拿鐵鎚敲你,你就該感恩了!說,要給我什麼?」

「欸!這是驚喜,回家後再看吧!」楓岫主人摟著拂櫻齋主神秘地說。

「哼!回家看你搞什麼把戲!」

----------------------------------------------------------------------------------
到家後

「咦!這些都是你做的嗎?不會是你去哪偷來的吧?」拂櫻齋主驚異地看著楓岫主人做的月餅,這簡直就是巧奪天工,完美無瑕的神作啊!

「當然是我做得咯!今天讓老婆大人這麼生氣,我理當做點什麼來賠罪,不是嗎?趕緊吃吃看吧!」楓岫主人驕傲地挺起胸膛。

「喔,那看來我得對你重新評估咯!呣,嘔噁!這是什麼?」拂櫻齋主把口中的月餅全吐了出來。「仙楂櫻花餡的月餅啊!吃起來應該酸酸甜甜的,你不是很喜歡嗎?」楓岫主人不解地問。

「喜歡是喜歡,但你做的未免酸過頭了吧!你到底是怎麼做的!」拂櫻齋主擦了擦嘴巴問。

「我就放了仙楂、櫻花瓣...還有果糖!」楓岫主人說。

「果糖!那罐是醋!我不是有跟你說嗎?真是的,做什麼事都讓人操心!我們還是去餐館吧!」拂櫻齋主扶著額頭,準備打電話訂館子。

「欸,下館子吃不就沒有浪漫氣氛了嗎?我看來烤肉吧!我有買你最愛吃的菲力牛排喔!」楓岫主人哄著拂櫻齋主。

「嗯,好吧!看在菲力牛排的面子上,今天就在這裡吃吧!」
----------------------------------------------------------------------------------------------------
吃完後

「嗯,好吃!中秋節果然要吃烤肉,讚啦!」拂櫻齋主心滿意足的摸著肚子說。

「當然,楓岫大廚我的料理是不容置疑的好吃啊!吃過的人沒有不說好吃的!對了,拂櫻,吃點"柚子"來幫助消化怎樣?」楓岫主人露出一股意味不明的笑容說。

「嗯,可是我吃飽了...改天再吃吧!」拂櫻齋主說,雖然不明白他那個噁心的笑容是怎麼回事,但他也不想理,準備直接刷牙睡覺了。

「你吃飽了,但我還沒啊!我看不如...」楓岫主人露出邪惡的笑容慢慢向拂櫻齋主靠近。

「不如把剩下的月餅吃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算盤嗎!腦子裡又在想什麼!」拂櫻齋主立馬打斷楓岫主人的幻想,冷冷地回了一句。「可是中秋節不吃"柚子",不是很破壞氣氛嗎?」楓岫主人繼續說,手也不安分的想要吃一把拂櫻齋主的豆腐,可惜,「啪!」拂櫻齋主格擋成功。

「哪有破壞氣氛,別再鬧了,吃一吃趕緊刷牙睡覺!」

「不管!今天一定要讓你吃柚子,不然就是柚子吃你!哈打!麥造!」吃不到豆腐的楓岫主人氣急敗壞,決定霸王硬上弓。

就在他撲倒拂櫻齋主的那一刻,「喀噠!」門打開了。

「楓岫阿叔、齋主,我來看你們了!啊,楓岫阿叔,你在做甚麼?」小免蹦蹦跳跳的走進屋內,十分單純的她,並不知道楓岫和拂櫻這兩人這樣的姿勢有何涵義。

眼看救星來了,拂櫻齋主趕緊大喊:「小免,趕快救救齋主,齋主被你楓岫阿叔欺負了!」

而楓岫主人則想:「喔!討厭!煞風景的來了!今天真不走運!」

「楓岫阿叔,這樣不行喔,你和齋主不可以打架。為了以防萬一,小免今天要在這裡過夜!」小免說。「嗯,不愧是我的好小免,等下來我這間睡吧!」拂櫻齋主眼神散發著強烈的光芒,似乎在說:耶!蘿莉萬歲!

「不要,每次都跟齋主睡,這次我要跟楓岫阿叔一起。可以吧,楓岫阿叔?」小免無情的拒絕了拂櫻齋主熱情如火的邀請,轉向楓岫主人說。

「這...好吧!」雖然感受到眼前的人發出濃濃的殺氣,但拒絕小免的後果也是不堪設想,楓岫主人把心一橫,答應了小免的請求。

「我今天跟你們一起睡!」拂櫻齋主提出了建議,「小免,我的少女啊!看我出這一招,絕對不讓你這傢伙得逞,怎樣!」拂櫻齋主得意的想著。

「齋主你不要來搗亂啦~這樣子會很擠!」小免再次拒絕了拂櫻齋主的提議。

「擾...擾亂!小免,你又再次傷了齋主的心了!嗚~」拂櫻齋主欲哭無淚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耶,好棒!終於能和楓岫阿叔一起睡了!」小免高興地手舞足蹈。

「哈!對啊,好棒,能和小免一起睡...」楓岫主人口是心非地說著,「唉,看來今年又沒得吃了,而且明天,唉,慘啊!」

這一年的中秋節,楓岫和拂櫻兩人似乎都不大好過呢。

也祝各位道友大大們中秋佳節愉快哦~

——————————

一直在猶豫其他串場的cp要不要打tag...

然後明明是楓櫻,結果被只是串場的皇悅給閃瞎了狗眼是怎麼回事!!!

评论(1)
热度(9)

© Tina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