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御不凡、天海光流、公子開明、默蒼離、黑白郎君(指定魔戮血戰胸肌版(X

配偶:御不凡

CP(霹靂):漠御、羅黃、皇悅、泉風、失赤、香情、赤鷺、失雀、楓湘、楓櫻、一懸、風浪、劍玉、任淨、魔赤....

CP(金光):笑光、何俏何、赤俏、俏燕、默杏、撼夙、策飄策、恨心、始玉、禪濤禪(一步禪空x金剛尊)、禪錦、觴淵、玄欣、尸弦...

霹靂停追(天罪到聖魔戰印),金光緩追中(決戰時刻到墨世佛劫)

lofter基本上堆放舊文~~文章首發網站為36雨~

漠刀絕塵X御不凡

七、分離 

御不凡、漠刀絕塵兩人在途中走著,看見不遠處有一座涼亭。御不凡趕緊向涼亭跑去,好像只要慢了一步,涼亭就會消失似的。 

「呼...呼...終於找到一處可以休息的地方了!喂,絕塵,你怎麼不進來?」御不凡一邊掏出折扇,一邊對站在亭外的漠刀絕塵喊道。

「你自己好好休息。」漠刀絕塵說,轉身正要離去。

「厚,你實在是很沒意思!這是你逼我的哦!」御不凡說,並化出一張白紙。他在上面寫下兩字。隨後念道:「大霖!」再將白紙拋出,頓時大雨傾盆。

「御不凡...你...」漠刀絕塵被氣的說不出話來。「怎麼,這麼大的雨,你還不進來嗎?還是要我幫你準備更大的雨,讓你洗完澡再進來?」御不凡打趣地說,並作勢再拿出一張白紙。漠刀絕塵只好無奈地走進亭中。 

「楓岫主人的信件你看過了嗎?」御不凡問道,順便指了指旁邊的椅子讓漠刀絕塵坐下。

「嗯,他說兇手是六神刀之一的瘋刀。你...你做什麼?」漠刀絕塵說,只見御不凡已經站在身後,正拿著手帕幫他擦淋濕的頭髮。

「幫你擦頭髮啊!」御不凡說,還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一邊輕撫著漠刀絕塵的一縷髮絲。

「我當然知道你在幫我擦頭髮,但這種事我自己來便可...」漠刀絕塵說,但臉上的紅,卻是若隱若現。

「絕塵你幹嘛這麼見外啊,我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而且你會淋濕也算是我害的!對了,絕塵你的臉...好像有點...」

「沒什麼...你還是趕快幫我擦吧!」漠刀絕塵不等御不凡說完就將他的話打斷,他不想讓御不凡知道,自己臉上那片火紅,是被御不凡的手碰到而造成的。 

「三俠二邪一瘋刀,乃是楓岫主人所排名,天下封刀之外最頂尖的六名刀者。」御不凡邊說邊將已經濕透的手帕擰乾。

「嗯。」漠刀絕塵點頭。

「目前就我所知,有三俠之一的俠刀蜀道行,二邪則是你,漠刀絕塵,以及那天遇到脾氣很古怪的老頭 — 天荒不老少獨行。但是對於瘋刀,我卻是毫無線索。」御不凡把雙手一攤,表示很無奈的樣子。

「目前只剩二俠和瘋刀未知身分。」漠刀絕塵沈思。

「對啊,雖然你也身列六神之中,但遇上其他刀者依舊是勝負難料,你需要多加小心!」御不凡提醒。」

「兇手就是瘋刀。」漠刀絕塵呢喃。

「所以你要更加小心。瘋刀,顧名思義,就是瘋子耍刀,你如果遇上他萬萬不可衝動,不然可能會被他亂刀砍死!」御不凡又一次耳提面命。

「我知曉,你已經說第二遍了。」漠刀絕塵揉揉耳朵,有些不耐地回道。 

「對了,絕塵,我...我...」御不凡吞吞吐吐地說。

「怎麼了,有話就直說吧。婆婆媽媽不是你的風格。」漠刀絕塵走向御不凡,拍拍他的肩膀說道。

「這個給你。」御不凡將手中的包袱交給漠刀絕塵。

「你這是...做什麼?」漠刀絕塵有些詫異地問。

「因為是時候了...我要與你分開!」御不凡難過地說,雖然他把臉別過,不想讓漠刀絕塵看見他此時的表情,但頻頻顫抖地身軀,卻已經透露出了所有。

「你...欲往何方?」漠刀絕塵問。

「一言難盡,絕塵,你好好保重,我離開了。」御不凡說完,正準備步出涼亭。 

「我們還會再見面的,一定!所以你不要再難過了...」漠刀絕塵抓住御不凡的手臂,輕聲地說,但口氣聽起來卻十分堅定。

「我...我才沒有...難過...,你不要自抬身價,我才不會因為要和你分開而難過呢!」御不凡撇過臉說。

「嗯...噗!」漠刀絕塵沒忍住,不小心笑了出來。

「笑什麼,我有那麼好笑嗎?」御不凡漲紅了臉。

「咳...不是...沒什麼...」漠刀絕塵才不會說是因為聽到御不凡的口是心非而感到好笑,雖然他知道御不凡也能猜出一二。

「哈...哈啾...」御不凡打了一個響亮的噴嚏,「哼,偷笑我還說沒有,不理你了,我要走了!」御不凡說,並拿出折扇掩著半張臉。

「稍等,這件衣服你穿著,不要再感冒了。」漠刀絕塵褪下外衣,把它披在御不凡身上。

「不用啦!而且你這件衣服不是剛剛淋濕了嗎?你給我的話你要怎麼辦?」御不凡便要將衣服還給漠刀絕塵。

「這衣服材質很特別,是防水的,你穿著吧!你不用擔心我,我裡面還有穿一件。」漠刀絕塵說,還拉起衣服給御不凡看,證明他真的裡面還有穿一件。

「阿...阿呆...趕快把衣服放下啦,你這樣會著涼的!我穿就是了!」御不凡因為看到漠刀絕塵那線條完美的上身,不禁滿臉通紅,連話都快說不清楚了。

「那...你保重...」漠刀絕塵說。

「哈,重逢那麼久,頭一次見你那麼關心我,讓我又想起了小時候的絕塵。」御不凡說,接著轉身離去。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只見伊人身影逐漸模糊,唯有餘音仍在林間迴盪。 

漠刀絕塵見人已離開,便將包袱打開,看見裡面有一封信和兩片葉笛。

他拆開信封,看到裡面寫著:「我記得你第一次送我的,就是這兩片葉笛。那時我什麼也不會,但你卻用它吹出一首曲子,雖然平淡無奇卻是如此動人。像我這麼念舊的人,實在不想看到你現在如此悲傷的模樣,我還是比較懷念小時候那個溫柔體貼的你。」

「御不凡...沒想到...我竟然看得懂你的鬼畫符...啊!眼睛好累,我還是先休息一下再上路吧。」漠刀絕塵看完信後揉揉眼睛,並將信收回包袱中。 

待續 

评论
热度(5)

© Tina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