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御不凡、天海光流、公子開明、默蒼離、黑白郎君(指定魔戮血戰胸肌版(X

配偶:御不凡

CP(霹靂):漠御、羅黃、皇悅、泉風、失赤、香情、赤鷺、失雀、楓湘、楓櫻、一懸、風浪、劍玉、任淨、魔赤....

CP(金光):笑光、何俏何、赤俏、俏燕、默杏、撼夙、策飄策、恨心、始玉、禪濤禪(一步禪空x金剛尊)、禪錦、觴淵、玄欣、尸弦...

霹靂停追(天罪到聖魔戰印),金光緩追中(決戰時刻到墨世佛劫)

lofter基本上堆放舊文~~文章首發網站為36雨~

漠刀絕塵X御不凡

五、寒光一舍 

走了不知幾天御不凡、漠刀絕塵兩人終於來到了寒光一舍 — 楓岫主人的居所。寒光一舍,流光水色,寒芒吐霧,清溪映照出月華之美。而在窗外,隱約可見三條人影正在對談。 

御不凡:「哇!想不到此地風景竟是如此優美,像我這麼喜歡大自然的人,真該多來此地走走!」聞言,漠刀絕塵便要踏入。「阿...阿呆!你是沒看到現在有客人在裡面嗎?像我這麼有禮貌的人,怎麼會有你這種不懂規矩的朋友?」御不凡拉住漠刀絕塵說。 

「鄙天下之劍,無一可往。」鄙劍師說。「棄天下之劍,無一可追。」棄劍師說。「劍,不入我目。」少獨行說。「莫為劍,因何而來?」鄙劍師問。「吾非劍,乃刀也。」少獨行回道。「欲求刀,因何未來?」棄劍師問。「吾本無求,無奈機緣已至。」少獨行答。「品刀鑑者,吾要一個解答。」漠刀絕塵插話。「絕塵,你...你...在做什麼...你不要亂插話啦...」御不凡責備道。突然,「碰」大門轟然一響,只見三人緩緩步出。 

「嗯?」鄙劍師疑問。「不知禮節!你破壞了此地的規矩!現在還沒叫到你的號碼!」棄劍師憤怒的對漠刀絕塵說。鄙劍師則悄悄的對棄劍師說:「我記得我們這兒沒有抽號碼牌的機器啊!」「這...我忘了,不過就算沒有,他也不能打斷別人的對話吧?」棄劍師回道。「你只需回答我的問題。」漠刀絕塵看著兩位劍師親密的咬耳朵,依舊淡然的說。「X!(消音)你說話不舉手就算了,你現在對前輩說話的態度是怎樣?你這個猴死囡仔!」少獨行用高八度的音調對漠刀絕塵大吼著。「啊...啊...完了...看這位白髮童顏,想必就是傳說中的天荒不老少獨行!真是的!我怎麼沒想到是他!他那無與倫比的高音,可是全天下武林都知道的,我怎麼就沒想起來!現在絕塵要跟他尬上了,不妙啊!」御不凡著急的心想。 

「老頭,這不關你的事,我要找的是鑑定者。」漠刀絕塵對少獨行說道。「老...老...老頭...你叫我老頭....你叫我老頭!啊!去死吧!」對年齡十分敏感的少獨行憤然抄起背後的獨行刀,猛地往漠刀絕塵砍去。漠刀絕塵自當不會白吃別人那熱騰騰的便當,也拿出身後的漠刀抵擋。轉眼間,已是千招萬式!「哼,一刀殺不死你,是我的恥辱!小鬼,留下名字,這公然侮辱之仇,我來日再報!」少獨行說。「漠刀絕塵。」漠刀絕塵答道。「少獨行,關於影神刀的疑問,這是楓岫主人給你的答覆。」鄙劍師拿出一個包裹對少獨行說。「我收下了!他日吾再來拜訪。」少獨行說完,走過漠刀絕塵身邊,說:「你的名,我記住了。」「你的臭脾氣,我也記住了!」漠刀絕塵說。少獨行聽完,本想再走回去給漠刀絕塵一個耳光,但看御不凡在旁替漠刀絕塵求情,也就算了。 

鄙劍師:「現在輪到你了,漠刀絕塵。」「這幾副屍骨,請幫我鑑定!」漠刀絕塵拿出包袱說。「楓岫主人正在修養,讓我們先為你做初步的鑑定。」鄙劍師道。「多謝。」漠刀絕塵說。接著鄙劍師便入內。「哎,看來我們又要等了。」御不凡抱怨道。「你可以先離開。」漠刀絕塵說。「又來了,絕塵,你怎麼動不動就想要把我給攆走!像我這麼有耐心的人,怎麼可能等不下去!」御不凡說。「那就等吧。」漠刀絕塵依舊淡然的說著。「嗯,好吧!先休息一下!」御不凡說。 

過了一日 

「等了一天,也不知結果是什麼。絕塵,這壺茶不錯喝,你要不要喝喝看?」御不凡坐在不遠的涼亭內說。「你自己喝。」漠刀絕塵回道。「像我這麼會泡茶的人,你不喝我泡的茶,對得起上蒼的恩賜嗎?對得起你的爹娘嗎?」御不凡誇張的說。「我不喝茶和我爹娘有何關係,而且,他們已經...」漠刀絕塵冷冷地說。御不凡此刻才發現自己的失言,「我...我,對不起,我開玩笑開過頭了...」御不凡低著頭說,雙手緊緊抓住膝蓋,眼眶的淚水不停打轉,終於還是滴落在塵土之上。「我沒有怪你,不要哭了...」漠刀絕塵沒想到御不凡竟然這樣就哭了,趕忙走去安慰御不凡。一手輕輕拍著御不凡的頭,一手輕撫他的背,「乖,不哭,茶我喝就是了。等會我帶你去買點吃的...不哭了...好嗎?」漠刀絕塵輕聲問道,並將御不凡倒的茶水一飲而盡。 

「嗯。」御不凡抬起滿是淚痕的臉,略帶鼻音的說。接著漠刀絕塵用手將還掛在御不凡眼上的淚水拭乾,「你哭泣的樣子不好看,我還是比較喜歡你充滿笑容的樣子...你那樣比較可愛...」漠刀絕塵道。「絕...絕塵...你...你在說什麼啊...你別對我說...說這種話...不然我會...以為...你對我...」御不凡有些羞澀的說。「我...啊...抱歉...」漠刀絕塵意識到,這種話通常都是對女孩子說的,但看著御不凡他卻不禁脫口而出。這樣不就代表他將御不凡當女生來看待了嗎?這簡直就是對一個男人的侮辱啊,而且竟然還對他說可愛什麼的,漠刀絕塵真是越想越頭痛。 

突然,「咕嚕....咕嚕...」御不凡的肚子唱著,方才尷尬的氣氛煙消雲散。「御不凡,我們走吧,看你想吃什麼?」漠刀絕塵從椅子上拉起御不凡說。「嗯!」御不凡開心的說,心想「還好,差點我就要問他,他對我究竟是抱持著怎樣的想法?但這種事,我想還不用這麼急吧?呵呵。我的小肚肚,你這歌唱的真是時候啊!」 御不凡又偷偷笑道。看著臉上又恢復笑容的御不凡,漠刀絕塵心想:「果然,你還是笑起來比較可愛啊,御不凡。以後,我不會再讓你流淚了。」 

「你想吃什麼?聽說前面一條大街賣很多好吃的,燒賣、水煎包、潤餅...應有盡有。」漠刀絕塵問。「那就每家都吃吃看,我肚子都快餓扁了!還有,今天全部你請客,誰叫你上次浪費了我十兩銀子!」御不凡拍拍肚子,狡猾的說。「你...哎...好吧!」漠刀絕塵看看自己扁扁的荷包說。 

-----------------------------------/////我是分割線/////-------------------------- 

呃...好吧...我真是不知道我這段到底在寫什麼了....一整段的不知所云....

评论
热度(3)

© Tina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