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御不凡、天海光流、公子開明、默蒼離、黑白郎君(指定魔戮血戰胸肌版(X

配偶:御不凡

CP(霹靂):漠御、羅黃、皇悅、泉風、失赤、香情、赤鷺、失雀、楓湘、楓櫻、一懸、風浪、劍玉、任淨、魔赤....

CP(金光):笑光、何俏何、赤俏、俏燕、默杏、撼夙、策飄策、恨心、始玉、禪濤禪(一步禪空x金剛尊)、禪錦、觴淵、玄欣、尸弦...

霹靂停追(天罪到聖魔戰印),金光緩追中(決戰時刻到墨世佛劫)

lofter基本上堆放舊文~~文章首發網站為36雨~

漠刀絕塵x御不凡

三、天不孤 

畫面轉移至千竹塢,天色甫剛破曉,漠刀絕塵站在千竹塢外,欲會見醫邪天不孤。「扣扣!」漠刀絕塵敲了敲千竹塢的大門,「嗯?泥素誰?又是哪個瘋子大清早的來這扣門?」天不孤在門內不爽的說道。「漠刀絕塵。」漠刀絕塵冷冷的說。「嗯。你是電力公司,還是自來水公司的人?如果是來要錢的,沒有!」天不孤說。「墨懸神針在你身上?」漠刀絕塵繼續追問。此時,天不孤終於開門,並開啓死神之眼鑑賞道:「嗯!好一口無瑕之刀。墨懸神針就在我這,那又如何?」「跟我走。」漠刀絕塵說。「如果我說不呢?」天不孤挑釁的說道。「嗯?你不肯?」漠刀絕塵準備拔刀。 

「選擇武力,你將後悔終生。你要是把我這張美顏給弄毀了,那你就要把我娶回家!哦吼吼吼吼!」天不孤用一種曖昧的眼神看著漠刀絕塵,並輕輕拂過自己那塗滿口紅的嘴唇,眼神似乎表達出「你動手啊!」的意思。「荒漠狂沙走萬里,孤寂天涯一人行。」漠刀絕塵念出詩號,還是準備拔刀。「別怪我沒提醒你哦,這位公子!動手,將是你後悔的開始(你非娶我不可)。」天不孤見漠刀絕塵拔刀,卻依然自若的說著。「我若真要出刀,你將沒有任何(成為我媳婦的)機會。」漠刀絕塵說。 

「嗯?」天不孤看漠刀絕塵那麼有自信的樣子,不禁有些擔心,心想:「原本想說為了墨懸神針,他一定不敢殺我。但現在看來,如果不跟他走,說不定我腦袋直接就被砍下來了,做他媳婦的美夢也泡湯了!這麼一個帥哥,卻是如此暴力,我看就算嫁給他,他也會對我家暴!可惜了!」「嗯?怎麼了?」漠刀絕塵問。「好吧,在我答應你的條件之前,可否先回答我墨懸神針與你的關係?」天不孤問。「此乃荒漠之物。」漠刀絕塵回道。「那你與荒漠一族又是什麼關係?」天不孤才剛說完,赫然發現,一把刀已經架在自己脖子上。「算了,當我沒問。那公子所要的究竟是什麼?我的肉體?」天不孤還不知死活的開玩笑說。 

漠刀絕塵聞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掄起拳頭,毫不留情的朝天不孤的臉上連揮好幾拳「證明你有使用墨懸神針的資格。」揍完人後,漠刀絕塵淡淡地說。「醫邪之名,豈是浪得?」天不孤昂起被揍的連他老媽都認不出的臉,驕傲的說道。「無謂的稱號,不足保命。」漠刀絕塵又無視了天不孤。「你要我如何證明?把你痛扁一頓打成殘廢,然後看能不能再讓你復原嗎?」天不孤死性不改,於是臉上又多了幾條被指甲刮過的痕跡。 

「刻骨轉生。」漠刀絕塵說。「輕而易舉。」天不孤說。「如果你失敗,神針將不被你所用。」漠刀絕塵轉身對身後的人說道。「我接受這個挑戰!」天不孤答道。「隨我來。」 

走了數日,漠刀絕塵和天不孤終於回到荒漠。 

「嗯,終於回來了!」御不凡自帳篷內走出,開心的說道。但就在一瞬,御不凡的臉拉下來了,因為他用折扇遮住了一半的臉,所以別人並不知他此刻的心情。「哦,這位是你的紅粉知己?」,他有些不悅,憤憤不平的想:「什麼嘛?出去外面找女人!而且還是個有些年紀的''阿姨'',沒想到你竟然有戀母情結!你把我當成什麼了?虧我在這裡等你那麼久,你怎麼可以背叛我?我一定要把這狐狸精趕出去,絕塵只能屬於我!」 

至於漠刀絕塵和天不孤聽見御不凡的話後,兩人則互換了眼神「這位公子的視力是不是需要檢查,我家附近有家不錯的眼科,我能介紹給他。」「別管他,他腦子本來就有些問題!」御不凡見兩人''眉來眼去'',至少他是那麼覺得,心中很不是滋味。「咳!嗯哼!」天不孤馬上回話:「唉呀!公子說笑了,我是個如假包換的男人啊!」「喂!絕塵,你怎麼不早說,他是個男的!」御不凡知道天不孤不是女人後,心中懸著的一塊大石落下,看向漠刀絕塵。漠刀絕塵不想理會這個讓自己顏面盡失的好友,所以他選擇不語,專心的挖著埋在土裡的骨骸。御不凡和天不孤兩人見狀,便開始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起來。 

「真是孤僻的人。像我這麼熱心的人,世間少有。」御不凡指著漠刀絕塵說。「在下醫邪天不孤,不知公子如何稱呼?」天不孤問。「噢,原來是名震天下的武林奇人,真是響徹雲霄、如雷貫耳。」御不凡拍馬屁道。「荒山野人,不足稱道。」被這麼一個美男子(雖然腦筋有些問題)一稱贊,天不孤的臉也有些紅了。「在下笑定千秋御不凡,初次見面,幸會幸會!」御不凡笑著說。天不孤:「公子氣宇軒昂、文質出眾,果真是不凡之人!」他仔細瞧瞧御不凡的面容,心想:「既然拐不到那個漠刀絕塵,那就換選這一個好了,看起來細皮嫩肉的,比女人還有女人味!有時候還是得改變攻受,總當受實在是太無趣了,這次我就來當個攻好了!」 

漠刀絕塵似乎察覺了天不孤的心思,便打斷他的胡思亂(幻)想,指著地上的三具骸骨說:「你可以開始了!」天不孤唸到:「七神開光·墨懸引絲」爾後,天不孤將墨懸神針轉換形態,雙手在屍骨上行雲流水,隨後插進骨髓。「刻骨轉生·逆天法動」天不孤說完,屍骨就自己坐起來了。「哇噻!這太神奇了!」御不凡對此嘆為觀止。「公子,你可以開始問了!」說完還一邊壓著想要逃跑的屍體。「前來荒漠殺人的人,究竟是誰?」漠刀絕塵問。 

只見屍骸甲緩緩開口:「瘋狂嗜殺的狂人。」屍骸乙:「冷漠不語的殺手。」屍骸丙:「膽小鬼,會發光的雙眼...」三具屍骸說完,天不孤就收起神針。「好神奇的墨懸神針!」御不凡對能讓屍體說話的天不孤感到更加崇拜了。漠刀絕塵則在一旁將屍體重新掩埋。「此乃古老不傳神技...但如果你嫁給我,我可以教你,要考慮下嗎?」天不孤狡猾的說。才剛說完,漠刀絕塵便不悅的接下話:「此針是你的了!你可以走了,還有,他是我的人!」 

「欸!阿...阿呆...你在說什麼啊...誰是你的人啊...人家天不孤是在開玩笑呢,幹嘛當真啊!」御不凡被漠刀絕塵這段突然的告白(他是這麼認為的)嚇了一跳,臉唰的一下,變成了紅色。「對...對了!只有這麼一點線索,根本查不出凶手嘛,再去挖一副屍體試試看!」為了避免被兩人看到自己這副模樣,連忙低下身來,準備挖出遺骸。但天不孤卻將手伸向御不凡,將他一把拉了起來。 

「刻骨轉生最多只可使用三次,半年內無法再度使用屍骨化生之能。」天不孤將御不凡拉起後,手卻依舊緊緊握著御不凡。「原來如此,哇!絕塵,你在幹什麼?醫邪天不孤,有緣再會了!」御不凡一聲驚叫。只見漠刀絕塵摟住御不凡的腰,一把將人扔到自己的肩上,轉身離開。原本天不孤打算追上,但看見漠刀絕塵用「你敢再靠近一步的話,殺·無赦!」的眼神瞪著他,也就只好作罷。「可惡!看上的人又被帶走了!」天不孤只好摸摸鼻頭,慢慢往千竹塢的方向走去。 

「絕...絕塵...放我下來啦...,你是要去哪裡,你有線索嗎?」仍被扛著的御不凡一邊掙扎一邊說。「沒有。」漠刀絕塵說,並將御不凡放下。「你實在是...跟我走啦!像我這麼博學的人,你不問我是要問誰?」御不凡無奈地說。「要往哪裡?」漠刀絕塵問。「天下封刀!」御不凡回答。「嗯。」漠刀絕塵點頭應道。 

「對了!絕塵,你剛剛說我是你的人,你是什麼意思?」御不凡故意裝傻問道。「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對我來說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就是這個意思。」漠刀絕塵老實回答。「啥?!只有這樣?那剛剛天不孤握住我的手時,你幹嘛要把我扛起來,把我們分開?你不是在吃醋嗎?」御不凡開始生氣了。「總...總之...我就是不希望有人用那種眼神看你!別說這些了,我們趕緊趕路吧!」漠刀絕塵漲紅著臉說,並加快腳步。「啊,好好!」御不凡看見漠刀絕塵竟然臉紅了,開心的跟在後頭說。他心想:「果然...你已經慢慢喜歡上我了嗎,絕塵?呵呵..」臉上浮現了可愛的笑容,但因為他拿折扇擋住了,所以漠刀絕塵並沒看見。漠刀絕塵也不知,為何看見御不凡被別人碰觸、肆無忌憚的掃視時,自己會如此火大,難道是自己控制慾太強了嗎?這種情感,究竟,是什麼?「大概是因為他是我唯一一個朋友吧!要是他被搶走了,那就只剩我一個人了!」漠刀絕塵安慰自己。 

待續

评论
热度(2)

© Tina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