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御不凡、天海光流、公子開明、默蒼離、黑白郎君(指定魔戮血戰胸肌版(X

配偶:御不凡

CP(霹靂):漠御、羅黃、皇悅、泉風、失赤、香情、赤鷺、失雀、楓湘、楓櫻、一懸、風浪、劍玉、任淨、魔赤....

CP(金光):笑光、何俏何、赤俏、俏燕、默杏、撼夙、策飄策、恨心、始玉、禪濤禪(一步禪空x金剛尊)、禪錦、觴淵、玄欣、尸弦...

霹靂停追(天罪到聖魔戰印),金光緩追中(決戰時刻到墨世佛劫)

lofter基本上堆放舊文~~文章首發網站為36雨~

漠刀絕塵x御不凡

二、線索

「啊!對了,言歸正傳!絕塵你這段時間到底是去哪裡了?」御不凡好奇地問。「荒漠子民全數被滅,我出去追查凶手。」漠刀絕塵沈下臉說。「啊...!怎會...荒漠的人全都....!我原本還以為是因為他們受不了這個風沙滿佈又這麼炎熱的地方,因而全數離家出走呢!那你的父親難道也...,唉,乖,麥考...(別哭)」御不凡對漠刀絕塵所說感到驚異,但仍不忘拍著漠刀絕塵的背安慰他。「族民被殺時,我並不在此地,至於父親,他是不久前病逝的。呃..御不凡,我沒有哭啊...倒是你,鼻涕擦一擦好不好?優雅的人,你流鼻涕是否能拿張手帕擦一下,或是拿扇子出來擋也好。」漠刀絕塵說,心想這傢伙哭點未免也太低了吧,連自己都沒哭了,他是在哭什麼?

「偶...偶沒帶手帕啦...有的話偶早就拿出來了....哪需要你這個阿呆提醒....!你有的話能不能先借偶....或是袖子借偶擦一下....」御不凡為防止鼻涕流下來,捏著鼻子說。「過來...我幫你。」漠刀絕塵拿出手帕。「不...不用啦...我又不是小孩子...手帕直接給我就好了...」御不凡抗議。「那你的鼻涕還是流下來好了。」漠刀絕塵淡淡的說。「你...你....實在是....好啦!過去就過去....唉...我以前那個天真無邪的絕塵去哪兒了...?」御不凡嘴上雖然是答應了,但他心裡可不那麼想。他心裡正「邪惡」想著:「笨蛋絕塵!等下我就一把將手帕搶走,然後開跑,看你拿我怎麼著,嘿嘿!」接著緩緩向漠刀絕塵走去。

果不其然,漠刀絕塵還來不及反應,御不凡已將手帕搶到手、開溜。但他漠刀絕塵豈是省油的燈,他腳步一邁,不過兩三秒的時間,御不凡已身在自己懷中。「可惡...恨哪...又被抓到了!絕...絕塵...你怎麼沒告訴我,你是競跑選手?」御不凡一邊被漠刀絕塵拿手帕在臉上亂抹,一邊問道。「你難道忘了,以前你到荒漠來,常常跑去廚房偷拿東西吃!每次都是阿姨派我來把你『逮捕歸案』的!」漠刀絕塵說。「你...你別拿這種丟臉的事情來說嘴啦!我記得每次被抓回去之後,都被打屁股,阿姨也真是,都不懂來者是客的道理!」御不凡嘟著嘴說。說完,御不凡的鼻涕也清掉了,漠刀絕塵便將他放開。

「那...消滅荒漠子民的凶手到底是誰,我要去扁他,扁到他做狗爬!」御不凡,卷起袖子,掄起拳頭說。「我原先懷疑是下酆都所為,但你看,這屍骨身上的傷痕,似乎是由刀所造成!」漠刀絕塵指著不知哪裡挖來的枯骨說。「沒錯!是刀,兇殘的兵器。像我這麼斯文的人,最怕用刀。話說,絕塵,我們為何要站在墓園說話?」御不凡說。漠刀絕塵不理會,繼續說道:「但下酆都用的是劍。」「這樣也不代表她不是凶手啊,也許是她雇用其他殺手,或是刻意隱藏兇器。」御不凡反駁道。「臨死之前,依舊矢口否認。」漠刀絕塵說。「那就奇了!照理來說,她沒必要繼續隱瞞。」御不凡也感到疑惑。「嗯。」漠刀絕塵也認同。

「如果不是巫教,也只剩血荊流。絕塵,你還記得墨懸和鍾離兩大神針嗎?」御不凡問。「鍾離神針已在鹿苑一乘。」漠刀絕塵說。「我明白,所以重點是墨懸神針。」御不凡說。「嗯?」漠刀絕塵疑問。「你應該知道,墨懸神針有一招『刻骨轉生術』...」御不凡答道。「我不知道神針的用法。」漠刀覺塵直截了當的說。「吼,絕塵,你是真呆還是在裝傻,這麼簡單的事都不知。神針現在在誰身上,就請他來啊!這麼簡單的事,還要我跟你說!像我這麼聰明的人,怎會有你這麼呆的朋友?」御不凡無奈。聞言,漠刀絕塵轉身就要離去。

「喂!去哪裡啊!開個玩笑而已,有必要這麼火嗎?像我這麼大度的人,怎會有你這麼沒度量的朋友?」御不凡追上問道。「在此等我!」漠刀絕塵丟下一句,轉身離開。「什麼嘛!你當我是你老婆哦,幹嘛聽你的?」御不凡說,而心裡正在想:「依絕塵現在的刀法,要進入天下封刀接受封位是綽綽有餘,如果他答應了,那我就可以每天見到他,這樣也不怕再得相思病了!可是他會答應嗎?」「話說,為什麼這裡這麼熱,對於像我這麼怕熱的人,真的是折磨!」碎念完,御不凡化出一張白紙,並說:「霖」。奇妙的是,久未逢雨的荒漠,此刻竟降下了漫漫金雨。

看著結果,御不凡顯然十分滿意:「熾熱的沙漠,果然還是需要天降甘霖來滋潤。哈哈...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不說這些了,趕快找個地方避雨,我太大意了,沒帶傘竟然還用這招!」說完便掩頭尋找可避雨之處。

待續

----------------------/////我是分割線/////////////--------------

早上6點多爬起來打,打到現在orz,沒想到御不凡是哭點這麼低的人呢!(御:我才沒哭,想我這麼有男人氣概的人,怎麼可能會哭?一定是因為風沙太大了...恩恩...就是醬)李某:那你的鼻涕,做何解釋?(御:那是......)

评论
热度(2)

© Tina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