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御不凡、天海光流、公子開明、默蒼離、黑白郎君(指定魔戮血戰胸肌版(X

配偶:御不凡

CP(霹靂):漠御、羅黃、皇悅、泉風、失赤、香情、赤鷺、失雀、楓湘、楓櫻、一懸、風浪、劍玉、任淨、魔赤....

CP(金光):笑光、何俏何、赤俏、俏燕、默杏、撼夙、策飄策、恨心、始玉、禪濤禪(一步禪空x金剛尊)、禪錦、觴淵、玄欣、尸弦...

霹靂停追(天罪到聖魔戰印),金光緩追中(決戰時刻到墨世佛劫)

lofter基本上堆放舊文~~文章首發網站為36雨~

漠刀绝尘x御不凡

一、多年之后的重逢

荒漠之上,漠刀绝尘正在沈思,究竟是何人如此残忍,将全数的荒漠子民杀害。

忽闻一声响亮诗号:「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漠刀绝尘一看,此人手持折扇,打扮的一副书生模样,正是多年未见的儿时玩伴-- 御不凡。 「嗯。是你!」漠刀绝尘说。 「是啊!绝尘,真是好久不见了!你的身边依旧是风沙满布,像我这么优雅的人,实在很不习惯。」御不凡开玩笑的说。

「不习惯,你可以离开。」漠刀绝尘冷淡的说。 「你...你...你...!你一消失就是那么多年...一点音讯都没,害我到处找你!你到现在还是这样,真是太过分了!你都不知道,我因为太过思念你...天天茶不思、饭不想,差点就得了相思病。」御不凡情绪激动的说着。

「嗯?相思病?」漠刀绝尘疑问。 「啊...不是啦...就是...就是好久没看到你,很想你、担心你啦!」御不凡急忙辩解,但脸上却浮现了一抹红晕...

「嗯。」漠刀绝尘不知御不凡为何这么紧张,但他脸上的红晕,自己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御不凡该不会是发烧了吧?好像发烧、喝醉酒的人脸上都会红红的,但他身上也没有酒味,那可能是发烧了!但如果直接明问,他一定又会逞强说:『拜托!像我身体这么健康的人,怎么可能会发烧?绝尘,我看你才是脑子烧坏了吧?竟然会问我这种蠢问题!』我看就直接把他抓过来量体温好了。」漠刀绝尘摸着下巴想。

而在旁边的御不凡看到漠刀绝尘一副眉头深锁,好像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的样子,不禁心头一凛:「啊...完蛋了!该不会他已经知道我对他...,不会吧...不可能...。这样子以后不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我干嘛说相思病什么的给他听啊...要是他知道了,我不就不能待在他身边了吗?虽然他是个木头,但为了以防万一,我一定要想个法子转移他的注意力!」御不凡想。 「御不凡!」「绝尘!」两人同时发话,气氛突然尴尬起来, 接着两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可恶!还是慢了一步吗?」御不凡背对漠刀绝尘,并用一副看到尸体的态度小声说道。 「难道我的行动太明显了?」漠刀绝尘则是以为自己要做的事,已经被发现了。

最终,御不凡受不了了,便问:「绝尘,你刚才不是有话要说?」「嗯,还是让你先说好了,我不急!」漠刀绝尘回道。

「阿呆!既然是你先开口,那当然是你先说啊!像我这么有礼数的人,怎么会不知先抢先赢这个道理!」御不凡一幅煞有介事的说着。 「嗯!」漠刀绝尘虽然觉得他讲的一堆歪理,但看他如此坚持,那自己也没必要跟他客气。

接着,漠刀绝尘手一伸,御不凡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漠刀绝尘拉入怀中。 「绝尘...你...你在干什么?」御不凡觉得自己的腿已经站不起来了。接着,漠刀绝尘的头缓缓接近御不凡的头,突然发现,御不凡此刻竟看起来如此的美丽...长长的睫毛,右眼那颗泪痣,再加上疑似发烧,使他脸上多出的那抹粉红,却是将这美丽的容颜粉饰的如此刚好...。

停停停,现在自己是在胡思乱想什么,朋友现在可是身处水深火热之中,自己怎能在此妄想!然后他闭上双眼,把额头贴上御不凡的额头,隐约听到御不凡带着哭腔喊:「绝尘...不要...呜呜...」,但结果却令他惊讶! 「嗯,你没发烧?」漠刀绝尘问,但他很疑惑,既然御不凡没有发烧,那他脸为什么会红红的,又为何自己要帮他量体温时,一副泪眼汪汪的样子。

此时,御不凡才明白,原来此前漠刀绝尘的「暧昧」举动,竟然只是想为自己量体温! 「你这个...腹黑....害我以为你也对我....果然他就是个木头!」御不凡有些生气的想。 「绝尘,你真是傻!像我这种每年健康检查都100分的人,怎么可能生病?」御不凡说。

「嗯。」漠刀绝尘回答,心想,果然是自己多心了吗?然后他发现,现在御不凡似乎带着一脸可疑的笑容。 「何事让你笑的那么开心?」漠刀绝尘问。 「没事。」御不凡说。漠刀绝尘不知,御不凡还因漠刀绝尘关心自己,而感到开心呢!

待续

--------///我乃分割线////------------------------------- ------------/////-------/ 这是我第一次写同人文,写的不好还请各位海涵! (话说回来字数控制什么的,好难)

评论
热度(8)

© TinaLi | Powered by LOFTER